首页替天行盗正文 第三百一十九章【仇人相见】(上)

正文 第三百一十九章【仇人相见】(上)

    任天骏道:“白先生好像有些不开心?”

    白云飞道:“很不开心。”

    任天骏道:“现在你应该明白我此前的感受了。”他也很不开心,本来已经准备将杀父仇人一网打尽,可是白云飞却仰仗着自己在法租界的势力横加阻挠,任天骏此前就已经派人给白云飞谈判,先礼后兵,可白云飞并没有给他这个面子。现在轮到白云飞主动登门,自己又有什么理由给他好脸色。

    白云飞有些后悔了,他不该主动登门,任天骏比他预想中更狂傲,更加不通情理,和这样的一个人没有谈判的价值。

    白云飞道:“我今天过来本想送给督军一份礼物。”

    任天骏道:“什么礼物?”

    白云飞道:“可现在我改主意了。”

    任天骏道:“那可真是遗憾,送客!”

    其实就算他不说送客,白云飞也准备走了,任天骏的逐客令等于是对白云飞的双倍侮辱,白云飞缓缓站起身来,礼貌地向任天骏点了点头道:“告辞!”走了两步,又回过头来:“今天咱们说的话最好不要让外人知道。”

    任天骏焉能听不出白云飞话中的威胁味道,他微微昂起头,略带骄傲地说道:“怎样?”

    白云飞笑了笑,再不说话,转身出门。

    回到自己的汽车内,老安殷切道:“侯爷,今天面谈的结果如何?”

    白云飞没有回答他的问题,只是透过车窗望着外面,一场冬雨悄然来临,白云飞意味深长道:“世道变了啊。”

    叶青虹返回黄浦之后并没有闲着,她的博物馆正在装修之中,许多事情都要她亲力亲为,还有一件更重要的事情她必须出面解决。

    北满少帅张凌峰还是第一次受邀来到叶青虹的这座私家府邸,望着眼前的景致赞叹叶青虹的品味之余也暗自感叹她的财力,对叶青虹这位老朋友张凌峰是打心底欣赏的,他向来不吝惜对叶青虹的赞美和倾慕,然而在叶青虹那里却从未获得一丝一毫关于感情方面的回馈。

    突如其来的这场冬雨让两人选择去水榭中暂避,叶青虹亲手磨了咖啡送到张凌峰的面前,张凌峰望着叶青虹羊脂玉般细腻白嫩的纤手不由得心中悸动,抬头望着眉目如画的叶青虹,张凌峰感叹道:“得妻如此,夫复何求。”

    叶青虹格格笑了起来,在张凌峰的对面坐下,端起自己的咖啡抿了一口道:“别忘了你可是有老婆的。”

    张凌峰道:“父母之命媒妁之言,真正美满的婚姻是应当以爱情为基础的。”

    叶青虹道:“姨太太都有三房了,难道还没有找到爱情?”

    张凌峰的目光突然变得灼热起来,他盯住叶青虹道:“找到了。”

    叶青虹并没有因他的目光而觉得不自然,摇了摇头道:“这个世界上没有一厢情愿的爱情。”

    张凌峰锲而不舍道:“我可以等。“

    叶青虹道:“咱们还是说点正事儿,我今天找你过来是想你给我帮个忙。”

    “赴汤蹈火,在所不辞!”

    叶青虹道:“没那么严重,任天骏你认不认识?”

    张凌峰点了点头,他当然认得。

    叶青虹道:“我和任天骏有些梁子,所以想你帮忙出面。”

    张凌峰虽然玩世不恭,可在大事上并不糊涂,关于任天骏和叶青虹他们之间的恩怨他也早已听说,现在叶青虹抛给自己的可不是一个小问题。张凌峰道:“我可以向他要个人情,你的安全自然不用操心。”

    叶青虹道:“不仅仅是我,有几个人他都不可以动。”

    张凌峰道:“说来说去你还是让我出面保住罗猎。”

    叶青虹笑道:“当然要保他,在我心中,他比我的性命更加重要。”

    张凌峰苦笑道:“找我帮忙,却要不停往我伤口上插刀子,你可真够残忍的。”

    叶青虹道:“要不咱们怎么会成为好朋友?”

    张凌峰心中暗暗叫苦,看来自己追求叶青虹是彻底无望了,在她心中果然只是将自己当成好朋友罢了,不知这罗猎有何优秀之处,居然能让叶青虹对他如此衷情?

    自从返回黄浦之后,罗猎大多数时间都留在小教堂内,涂涂画画。张长弓负责维修教堂,两人各司其职,互不干扰,张长弓知道罗猎一定在思考某件重要的事情,他们多次出生入死之后,彼此间的了解也在不断加深。

    张长弓坐在梯子上维修教堂顶部彩色玻璃窗的时候,听到一连串高跟鞋敲击地面的笃笃声,因为忙于手头的工作,并没有来及低头去看。

    下方传来熟悉清脆的声音:“张长弓!”

    张长弓低头望去,来得人居然是唐宝儿,看到她不由得感觉有些头痛,张长弓道:“唐小姐好!”

    唐宝儿怒道:“好什么好?很不好!你当初答应了我什么?可后来呢?竟然把我给甩了!”

    张长弓正忙着更换玻璃,担心有东西掉下去砸到她,慌忙道:“唐小姐,您站远一些,免得掉东西砸到您,我换完这块玻璃就下去。”

    唐宝儿道:“你下什么下?出尔反尔,不讲信用,看着忠厚老实,其实是个老奸巨猾的家伙。”

    张长弓唯有苦笑。看到唐宝儿不依不饶,只能装出什么都没听到,仍然继续自己手头的工作,这会儿他是更加不敢下去了,与其下去被她指着鼻子骂还不如在上面保持距离。

    唐宝儿没能将张长弓叫下来,却把罗猎给惊动了。

    罗猎微笑走了出来,他出来是为张长弓解围的,罗猎道:“我当是谁这么大火气,原来是唐大小姐,这是怎么了?火气这么大?究竟是谁招惹您了?”

    唐宝儿没能将张长弓给骂下来,满肚子火都冲向了罗猎,指着罗猎的鼻子道:“还不是你,我就知道你是所有人中最狡猾的那个,说!张长弓是不是受了你的唆使才把我给丢下的。”

    罗猎笑眯眯道:“唐小姐果然冰雪聪明,千错万错都是我的错。”他抬起手腕看了看道:“哟,该吃午饭了,不如我请您吃饭,以表歉意。”

    门外传来叶青虹的声音:“赶得早不如赶得巧,怎么我一来,就有人要请吃饭了?”

    唐宝儿的火气来得快也去得快,看到叶青虹都来了,自然不好意思再当众发火。

    几人来到小教堂附近的酒楼,罗猎将菜单递给了唐宝儿,诚心诚意地请她点餐,唐宝儿挑拣着最贵的几样菜点了,又叫了瓶好酒。张长弓倒也识趣,主动给唐宝儿端了两杯酒表达歉意,唐宝儿接了敬酒之后,一口气儿也顺了下来。

    叶青虹从返回黄浦还未见过罗猎,看了他一眼,不无嗔怪道:“我不来找你,只怕你都想不起来去见我。”

    罗猎笑道:“想倒是真想,可害怕去了给你增添麻烦,于是就打消了去你那里的念头。”

    唐宝儿忍不住看了看罗猎,此人的口才实在厉害,平时虽然话不算多,可每说一句话都能够切中要害,看来自己的这位好姐妹叶青虹是很难将他放下了,想想自己,怎么就没有遇到过一位如此优秀的男子?

    “唐小姐,我敬您!”张长弓又端起了酒杯。

    唐宝儿跟他碰了碰酒杯,干了这杯酒心中暗叹,这张长弓倒也不失为一个顶天立地的男子汉,充满了英雄气概,不过此人出身草莽,跟自己地位悬殊,也是没有可能的,她也不知因何会联想到这一层,唐宝儿的脸红了起来,还好她正在喝酒,无人知道她是因何而红。

    叶青虹道:“麻烦?你且放心,任天骏在黄浦应该不敢生事。”

    罗猎听她这样说已经猜到叶青虹这几日一定通过方方面面的关系解决这件事,任天骏再强,势力也仅限于赣北,在黄浦,尤其是在租界的范围内他还不敢轻举妄动。

    罗猎道:“听说他来到了黄浦。”

    叶青虹点了点头道:“有些事终究要解决,这样拖延下去不是办法。”

    罗猎眉峰微动,他已经听出了叶青虹的意思,她应当是要尽快解决任天骏的问题,想要解决这件事,最简单最彻底的办法就是斩草除根。

    叶青虹想要表达的就是这个意思,当着唐宝儿的面,并没有将事情说得太明。

    任天骏虽然坐拥赣北数万兵马,可是他的兵马无法带到黄浦,想要将他的干杯势力一网打尽很难,可要单独将任天骏除掉难度并不算大。

    叶青虹看到罗猎点了点头,等于认同了自己的提议,唇角露出一抹笑意。

    罗猎很少会采用暗杀之类的手段去夺取一个人的性命,可是这次不同,任天骏步步紧逼,已经威胁到自己和朋友们的生命安全,如果在这件事上有丝毫的犹豫,很可能会蒙受巨大的损失。

    几人起身离开的时候,却听说有人已经先行将帐接过了,掌柜的也说不清楚结账人的身份,只说是个男子。

    叶青虹和唐宝儿一起先行离开,两人相约去逛街,对付任天骏的事情还需探讨,毕竟现在他们对任天骏的状况所知不多,知己知彼百战不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