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木叶之最强人类正文 第九十七章 第二场考试·变局

正文 第九十七章 第二场考试·变局

    “······鸣人,你个蠢货动作麻利着点,拖拖拉拉的你要玩到什么时候?”

    憋了许久。

    佐助终于忍耐到极限了,骂了起来。

    这样磨蹭的战斗,他实在是忍受不了了。

    对于佐助叫骂的行为,主考官希并未阻止,也不去管,只要不是恶意的干扰考试,他不会去管。

    而佐助的行为,在希判断来看,并非是恶意破坏考试。

    当然,如果佐助不知收敛,继续喊话的话,就要接受处罚了。

    场中。

    一众影分身之中,鸣人的本尊抓了抓头,然后开始结印。

    “通灵之术。”

    在一道道惊愕的目光注视下。

    一只体型巨大的蛤蟆出现在了场中,挤占了将近四分之一的空地。

    这只通体暗红色的蛤蟆右手握着一根鱼叉状的黑铁禅杖,另一手抓着形似锅盖的巨大盾牌。

    “蛤蟆健,这次拜托你咯。”

    鸣人蹲在大蛤蟆的头顶上,笑嘻嘻的拍了拍它的头。

    “虽然我很愚笨,但是我会努力的!”

    蛤蟆健握着手中的黑铁禅杖,往地下一顿,立刻发出了巨大的声响。

    端坐在椅子上的三代雷影微微眯起了眼睛,望着蹲在蛤蟆背上的鸣人,神情复杂。

    ————

    “目标已经踏入考场了!”

    “······什么时候动手?”

    白绝从地下露出头来,看着坐在树下的千手禅和宇智波玄宗二人问道。

    千手禅睁开了眼睛,唇角翘起。

    事情按照预定的计划一步步的发展,中间虽然小有波澜,但却不碍大局。

    “稍等片刻,鱼儿已经入网了,它没机会逃了。”

    “不过,用天送之术赶去会场,我们的三代雷影大人很谨慎呢!”

    宇智波玄宗轻笑着。

    坐在他的位置上,正好可以看见那座巍峨高大的石塔。

    “谨慎吗?无用功罢了,命中注定了要死······再如何挣扎都无用。”

    五名高矮不一,俱都穿着黑底红云长袍的人影陆续走了过来,每个人的手中都拎着一串血淋淋的人头,个别人头上的还戴着云忍护额,刻绘着云朵徽记的护额也被鲜血浸湿,染上了一抹猩红的风采。

    “已经收拾干净了吗?”

    宇智波玄宗问道。

    “石塔周围的云忍都已经清扫掉了,一个不留。”千手禅点了点头,然后站了起来。

    “厉害,真厉害!禅兄,你的这些分身真不赖呢!”

    宇智波玄宗看着脸上钉着黑色长钉的五个分身,丝毫不吝赞美之情

    “行了,少说废话,准备要干活了,虽说这附近的云忍收拾干净了,但是石塔内部的上忍还不少呢!”千手禅训斥了一声。

    宇智波玄宗耸耸肩,嬉皮笑脸道:“有什么关系?里面的上忍是不少,但是属于云忍的又不多,咱们这一次的目标是三代雷影,其他村子的上忍又怎么会替云忍冲锋陷阵?”

    “小心无大错!”

    千手禅只说了这么一句,多余的也懒得在废话。

    天边昏黄的夕阳如同垂暮的老人,光辉不断地暗淡下去。

    “秽土转生之术。”

    手掌拍地,两具棺木顿时拔地而起。

    与此同时,石塔中,秀园眉头一挑,他感知到了那记忆犹新的查克拉波动。

    “白大哥,石塔外东南方向,是上一次袭击我们的家伙。”

    他压低了声音说道。

    “我知道了。”

    白一点头,径直迈开步子走到阿凯等上忍身边,发出了讯号。

    上忍们带着各自的部下,聚集到了一处。

    因为众人的目光都被场中激战的蛤蟆健与小李吸引了目光,并没有几个人注意到看台上木叶忍者们的举动。

    “铃兰,把你的队友都叫过来,跟紧我们。”

    “我知道了。”

    铃兰深深看了眼秀园,没有问什么,干脆利落的将仅有的两名伙伴拉了过来,混在木叶的队伍里面。

    这时候,一名戴着面具的云忍悄然出现在雷影的身边,凑上前去,似乎要禀报事情。

    “轰!”

    巨大的轰鸣声掩盖住了蛤蟆健那沉重的脚步声。

    将众人的目光吸引了过去。

    三代雷影屁股下面的椅子开裂碎了一地,一个身材高大肥胖,穿着绣有红云的黑袍,戴着雾忍护额,脸上钉着黑色的长钉的男子出现在碎石堆中。

    从那收拳的姿势可以看出方才就是他袭击了三代雷影。

    “雷影大人!”

    反应过来的希大叫了起来,一脸的惊骇。

    “小李,回来,考试中止了。”阿凯同时高声喊道。

    “鸣人,快点传信给姑父。”

    秀园也急忙喊了出声。

    石塔中顿时陷入了一片混乱,砂忍和木叶以及其他小忍村的忍者们快速收缩起来,而云忍,一部分嗷嗷叫着冲向了突然出现的高大雾忍,另一部分则是护着云忍的下忍们也尽可能的退远。

    “雾忍?你们这些小岛上的水猴子是要找死吗?”

    三代雷影宛如惊雷般的怒吼声从高处砸落。

    这威严的声音如同一支强心剂注入云忍们的心中,慌乱的云忍顿时平静了下来。

    “雷影大人还请小心,那个雾忍应当是忍刀七人众之一的西瓜山河豚鬼。”希飞快地道出了他所知道的情报。

    他没有冒然上前靠近,而且还拦住了一众试图冲上去的云忍。

    “你们过去保护下忍,还有疏散其他忍村的忍者离开石塔,不然雷影大人施展不开。”

    希的机敏让三代雷影倍感欣慰。

    云隐村也不是后继无人,希也好,达鲁伊也好,这些年轻人都是云隐村的未来。

    西瓜山河豚鬼一击不中,似乎清楚三代雷影的可怕,没有冲上去的打算,而是呆呆的立在原地,仰着头与三代雷影对视。

    波纹状的圈圈眼让三代雷影皱起了眉头。

    这是什么特殊的曈术吗?从未见过呢!

    而且这和木叶的黄色闪光说的不同,不是木叶的两名S级叛忍出现了吗?为什么一个雾忍会来袭击他?而且还是忍刀七人众之一······

    要知道这十几年来,雾忍的封闭又上了一层楼,偌大的一个水之国简直就像是与世隔绝了一样,派出去的间谍有进无出。

    每年,前往水之国的间谍损伤率都是最高的。

    弄的最近几年都不再往雾隐村派间谍了,反正云忍和雾忍之间也没有什么仇怨。

    所以,他完全想不通为什么雾忍的忍刀七人众之一会来袭击他,按道理,出现在这里的不应该是木叶的两名叛忍吗?

    微微思索了两秒钟,看着已经空荡荡的大厅,他决定先试探一下。

    “让我来试试忍刀七人众有什么本事吧!”

    三代雷影手中结印,漆黑色的闪电附着在他雄壮的身躯上,随着最后的印式完成——

    “雷遁,黑斑差。”

    豹形的黑色闪电从他的身上窜了出去,一头狠狠的撞上了西瓜山河豚鬼,响亮的雷鸣声回荡在整个石塔内部。

    然而,西瓜山河豚鬼仅仅是平举着双手,就将黑色的豹形闪电消弭于无踪。

    “忍术攻击无效吗?”

    三代雷影踩着天花板,眯眼望着西瓜山河豚鬼,眉头皱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