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最强国防生正文 第七百七十八章 无题

正文 第七百七十八章 无题

    论及对战场信息的实时把握,在过去几天的讨论中,所有人都一致认为,红方占据了绝大的优势。

    蓝军的侦察兵需要好几个小时小心翼翼渗透观察的东西,人家红方只需要出动几架侦察机,在保证飞行安全的情况下,尽可能进行低空侦查就可以做到。

    不得不承认,这些侦察机宛如苍蝇一般在头顶嗡嗡嗡,在战场上带给蓝军的影响绝对不止是被侦查这么简单。

    当演习的命令在夜间十二点正下达的时候,红方第一时间就派出来几架侦察机进行试探。

    要说对于敌机情况的掌握,蓝军这边也是下了苦功的。

    这次红方使用的飞机全都是盟国现役的飞机,至少有五个系列八种机型。虽然其中有很大一部分是与华夏合作制造的,但架不住盟国的魔改。

    所以现有的情报,都是那些无法被改动的参数。

    比如升限,比如最大速度,又比如可以做出的各种战术动作。

    在双方都知道对方实力不容小觑的情况下,这发生在午夜时分的邂逅就变得那么和谐。

    红方侦察机拍摄到的红外成像上,蓝军的三道方向清晰可见。而蓝军的三道防线则是象征性地开炮,看着侦察机做了两个不算太难的战术动作,就偃旗息鼓,任他们侦查。

    红方基地,盟国指挥官克里·布托手持新鲜出炉的航空侦查照片,颇为玩味地对身边的华夏少将说道:

    “陈将军,看来蓝军根本就没有想掩饰他们战略意图的想法。”

    三道防线很是清楚地出现在照片上,高精度的相机甚至连每道防线上大致布置的装备种类和数量都拍摄的一清二楚。在克里·布托看来,对方大有摆明车马与自己相见的意思。

    被他称为陈将军的人,是空军某部师长陈振革。

    此次正是他率部,与盟国空军共同编组成红军,在学习盟国先进空中战斗经验的同时,也顺带检验一番自己部队的战斗力。

    听到克里·布托略带调侃的话,陈振革笑着点了点头:

    “给蓝军做准备的时间太短了,所以他们非常清楚,在这茫茫戈壁,想要借助掩蔽工事完全逃过咱们的空中侦查是不可能的。

    所以他们肯定是想,与其遮遮掩掩小家子气,还不如大方点让咱们看个透。”

    到底对于华夏文化有着一定的了解,克里·布托面带微笑:“所以,他们不对咱们的侦察机动手,肯定是有什么隐藏的招数想要对付更多的飞机。这次看来我们的雄鹰们遇到对手了。”

    嘴上虽然是这么说的,但克里·布托心里却充满了期待。

    这次联合军演,虽然华夏方面极尽客套,说是向他们学习先进的空军作战经验。

    但实际上,他们何尝不是在向华夏学习。

    论及对战争的认识,华夏虽然数十年未曾出现过战争,但是这数千年历史的泱泱大国,关于战争的经验累积那可不是一点两点。况且这些年华夏派遣年轻的优秀军官赴各国进行军事交流,带回来的东西又在各自的部队进行试验论证,一旦发现有助于提高战斗力,便会迅速普及。

    这些东西,恰好也是他们所欠缺的。

    想到这里,克里·布托的内心更加火热。

    他迫不及待地想要看一看,蓝军这一副明牌,到底能打出什么花样来。

    “陈将军,你说,现在咱们该怎么打?”

    当克里·布托与陈振革两位将军在红方基地就接下来的战斗进行认真交流的时候,导调中心总部首长与阿兹曼·卡恩将军同样在议论着当前的演习态势。

    “蓝军上交的布防图似乎有些太过平淡了,也不知道接下来他们怎么面对红军的攻势。”

    阿兹曼知道蓝军有高炮部队,也知道蓝军的防空力量可能不弱。但是单纯依靠这点防空力量想要击溃红军是不可能的。

    听到阿兹曼将军的疑问,总部首长乐呵呵地笑着:“放心吧,黄良涛是名经验丰富的指挥员,而且性格十分谨慎,没有特别的把握,他是不会放弃掩蔽的。”

    好戏在后头的道理阿兹曼当然知道,但跟他的部下克里·布托一般,他的内心已然焦灼着,想要早早知道这一仗蓝军到底该怎么打。

    陈振革和克里·布托并没有让导调中心的首长们久等。

    天色即将破晓的时候,一个飞行大队在轰鸣声中,飞向天际。

    双方布防的前沿距离也不过上百里,从红方的大后方飞到蓝方第一道防线,也不过几分钟的事情。

    不过到底也只是两国普通部队列装的主流战斗机,没有太过高端的隐形飞机。当他们距离蓝军第一道防线还有些距离的时候,雷达预警已经侦测到了他们的身影。

    霎时间,蓝军阵地上防空警报响起,本来还有些困的战士们瞬间被惊起一身冷汗。

    不等各单位的主官下命令,所有人便已经迅速展开作战准备。

    “这群孙子,等了一夜了,这会儿才来。”

    到底还是被搅扰了好不容易的清梦,轮班休息的战士看着乌漆嘛黑的天空,嘴里不迭地骂着,可手上的动作却半点没有因为刚刚醒来就有半分差池。

    说起来慢,但整个过程也就那么一两分钟。

    也就是这点时间,飞机发动机的轰鸣已经先一步它们的身影被战士们察觉。

    “发现敌机架,飞行高度1500米并持续下降,距离我前沿阵地0千米。”

    “18千米。”

    雷达兵坚定又自信的报点,让越来越多的人情不自禁屏住了呼吸。

    被夜色染了一层晦暗的炮弹早就在通报之前塞进了炮膛,战斗的口令早已下达,炮手们此时正在紧张计算着最佳开炮角度以及时间。

    早在他们被调整到这道防线上的时候,就得到了一个铁的命令——面对红方的第一波攻势,必须要打出一个开门红。

    昏暗中看到飞机模糊的影子正向己方俯冲下来,战斗一触即发,火光瞬间将这片天空点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