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大明法医正文 第203章 隔空出手

正文 第203章 隔空出手

    “下绊子?”

    听闻司马未央此言,以及话语中隐隐夹杂的警告之意,贾贺荃先是一愣,随后赶忙问道:“不知大人何出此言?”

    见贾贺荃神态恭正,无丝毫遮掩之意,言语之间满是诚恳,再扫一眼一旁的师爷纪冉,只见其脸上亦是充满疑惑之色,司马未央心中便已经得出结论。如

    果不是两人的演技高超到已经超过司马未央评断的水准,那么城门口那件事,贾贺荃与纪冉应该是毫不知情!

    如此一来也就能够解释出,为什么县衙门口没有人迎接他们,因为他们是真的不知道司马未央已经来了,并非给他下马威或者使绊子!

    “果然是这样吗?”司马未央双眼一眯,心中叹了口气。

    在城门口拦截他的士兵并没有穿着平东军的制服,所以一开始司马未央还不敢确认,不过现在,他到是可以肯定了,那群士兵一定是平东军所属。

    “大人?”见司马未央陷入沉思,久久不语,贾贺荃小心翼翼的问道。

    被他这么一打断,司马未央回过神来,笑道:“啊,没什么,我也只是随便说说,不要在意了!”思

    量再三,司马未央还是没有说出城门口的事情。“

    好了,我现在要去看一看平东大将军的遗体,朝廷方面应该已经通知你们了,还没有送走吧?”

    司马未央本想着先去看一看闵崇文的遗体,验一验尸,虽然已经有了尸检报告,不过在这方面他还是比较相信自己,顺便让班老伯祭拜一下,一举两得。

    不过纪冉却上前一步,拱手道:“是的大人,大将军的尸身一直藏于冰窖之内,避免腐坏,但”“

    嗯,那就好!”纪冉刚说到一半,司马未央便起身点头道,“一会将于本案有关的卷宗,以及仵作的验尸报告全部送到我房里,现在我们先去看看大将军的尸身!”说着便要往外走。

    走了两步之后,司马未央才发现,贾贺荃与纪冉两人一脸尴尬的站在原地,似乎有点挪不动步子。

    “怎么了?”他眉头一皱。在

    贾贺荃眼神的示意下,纪冉顶着头皮上前说道:“大人舟车劳顿,查案办事不急于一时,不如先下去休息,明日再”

    “不用了!”司马未央摆摆手,再次直接打断道,“我不累,还是现在就去吧,顺便拜祭一下大将军!”“

    额……这个……”见

    纪冉顾左右而言他,似乎有些为难,司马未央心生不快,同时又有些疑惑。

    按理说越快办完这件案子,他就可以越早离开这里,对于这种结果两人应该是大力支持,非常高兴才对,怎么现在却有点拖延之意?

    “贾大人,有什么问题就直说吧,我这个人不喜欢拐弯抹角,更不喜欢别人骗我!”司

    马未央话语中的警告之意分外明显,在其注视威逼之下,贾贺荃叹了口气,道:“大人,不是下官二人有意阻拦,只是如果你想要去验尸,查看宗卷,恐怕还要等上一会!”“

    等上一会?”司马未央转过身来,注视着贾贺荃,问道,“为什么?”“

    因为……”看了看司马未央的眼睛,贾贺荃咬了咬牙道,“因为平东大将军的遗体已经被平东军接管,没有两位副将的命令,任何人不得靠近,就连我们二人也是一样。”“

    还有与本案有关的卷宗,以及验尸报告,也都被两位副将派人取走了,如果大人想要阅览,卑职需要派人去取,而且还要征得两位副将的同意才行,所以……”

    “遗体被平东军接管,任何人不得靠近?想要查阅卷宗,还得征得他们的同意?好,好,很好啊!”司

    马未央的脸上看不出任何表情,但越是这样,对面的贾贺荃与纪冉就越是心惊胆战。

    不管平东军如何势大,其总归是个军队,根本没有权利过问地方行政,更不用说干预。虽

    然死的人是平东大将军,出于种种考虑,大将军的遗体被平东军接管保护也不是不可以。

    但是不准任何人靠近,甚至还擅自取走与本案有关的物证卷宗,可以这么说,平东军那两位副将的做法已经不仅仅是越权干涉那么简单的问题了。“

    城门口给我来那么一出,现在这算是第二出吗?”临

    走之前,周怀豫曾经嘱咐过司马未央,南阳府这个地方,平东军可以说就是土皇帝,即使当地县官都要略输一筹,处处忍让,让他千万不要和平东军起冲突,尤其是平东军的两位副将,张焕与冯意!张

    焕与冯意早在跟随闵崇文之前就已经是战功赫赫,如果不是多年前闵崇文冒死击退羌奴敌军,抢回司马战尸身有功,凭他们俩人的战功,早就已经可以荣升大将军一职。

    所以这两人在闵崇文活着的时候还好,毕竟有人压着,可是现在闵崇文一死,两人可以算是目前平东军权利最高之人,自然有些嚣张跋扈,目中无人。

    “我不去惹你们,你们到想骑到我头上拉屎?”

    司马未央眼底一寒,猛的一拍桌子,直接将二人吓了一大跳。“

    大人恕罪!”“

    恕罪?你们何罪之有?”

    贾贺荃刚想开口求情,却听司马未央反问道:“贾大人,你好歹也贵为一方父母官,就这样被人骑在头上拉屎,你心里痛快吗?”

    司马未央这句话算是说到贾贺荃心坎里了,虽然他这个人与世无争,没有一点野心,不过这不代表他没有脸皮啊。平

    东军此举,根本就没有瞧的起贾贺荃,加上平常的一些摩擦都是他主动退让,这才使得张焕与冯意二人蹬鼻子上脸了。

    见贾贺荃憋着一口气没说话,司马未央知道自己的目的达到了,他回身重新坐下,看着下方二人说道:“从现在开始,平东大将军的遗体由县衙官兵接管,至于卷宗,我就要在这里看,在这县衙之内,你们二人看着办吧!”说完竟是闭上眼睛,不再言语。听

    闻此言,纪冉心头一震,扭头向贾贺荃看去。

    现在司马未央已经把话说死,他只是一个小小的师爷,绝对担不起这种责任,所以只能等着贾贺荃做决定。

    其实纪冉心中根本没报多大希望,毕竟贾贺荃是什么性格,这几年他也摸透了,不,应该说这整个崇武县的人都知道,那就是胆小怕事,多一事不如少一事。虽

    然贾贺荃为人不错,出处为民着想,可是他的性格就是另外一方面了。

    不过今天,纪冉注定要猜错了,没错,贾贺荃性子的确有些软弱,不过那却不是与生俱来,不可改变的,而是他自己的选择!在

    没有权势的情况,有时候退避也是一种高明的自保!

    “下官领命!”

    见贾贺荃嘴角露出一丝狞笑,纪冉眼皮一跳,心中忽然有一种不好的预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