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历史武林第一章节

第1章 大侠速成班

你想成为大侠吗?

每天彦清风都要重复这句话至少三十次,有些时候他甚至要重复这句话一百遍。

但是不管你想不想成为大侠,彦清风都会把你引向成为一代大侠的康庄大道上去。

想要成为大侠很简单,只需要按照彦清风的安排来办就可以成为流芳百世的不世奇侠,当然彦清风虽然可以向未来的江湖大侠无偿提供建设xìng的指导xìng意见,但是一代大侠不是一天就能炼成的。

根据盛行多年的木桶理论,木桶能容纳多少水关键就要看最短的那块木板,想成为大侠就是补齐各种短板成为完人,什么细节都不能有问题。

比方说,大侠必须有大侠风度,未来的大侠必须参加一次彦清风安排的“仪容补习班”,从四书五经到琴棋书画都要了如指掌。

宝剑也是大侠的必备武器,一位大侠如果只会五虎断门刀的刀法,那么这辈子只能是一个跟班打手不是真正的大侠,所以大侠一定要学好剑法。

彦清风自然会因材施教,不管是武当派的“白鹤剑法”还是少林派的达摩剑法还是峨眉派的“**披风剑法”都会随手可得,当然大家首先要从“基础剑法”学起。

只是总舵派来查账的赵护法却是在鸡蛋里挑骨头,他冷笑一声:“小彦,光会用剑就足以在江湖上生存了?你把武林想得太简单了吧?”

彦清风当即笑了起来:“赵护法您放心,我一般会指引大家学习更实用的武功,比方说“少林七十二般绝技”或是“武当三十六路拳法”,至不济也要会上一套太祖长拳……”

彦清风一说到这一点就滔滔不绝:“反正在武林中技不压身,每门武功学到大成只要花费几两到几十两银子,我一般还会给大家打个折扣,很多时候只要几百文钱就够了,最多只要两三两银子就能学到你想要的一切武功。”

赵护法还真没到彦清风这个小小的大侠补习班居然有这么多花样:“难怪上面都说你是样样jīng通样样稀松!”

彦清风知道赵护法就是来挑刺的,他只能摆事实讲道理:“当然光是拳剑兼修还远远不够,必须兼修其它功法,比方说赫赫大名的独孤九剑就必须兼修数术,而我这边可以提供全套的数术教程,从九章算术、鸡兔同笼到微积分一应俱全,反正你可以在我这边学到你所能想到的一切知识。

彦清风已经办了七十多个与成为江湖大侠有关的补习班,这还是反复jīng简的结果,过去秀水县这边的少年嫌读书太苦,现在他们算是体会到什么叫“穷文富武”,他们没经历过江湖大侠的风光岁月,一个补习班接着一个补习班的修行却已经让他们是yù仙yù死。

秀水县的家长们倒是对彦清风教授的课程都非常满意,认为这真是真正的文武兼修,每一项课程都是干货满满。

只是赵护法不这么看,他皮笑肉不笑地问道:“小彦,你是不是打着咱们巨鲸帮的旗号替自己揽私活啊?”

“哪有揽私活!”彦清风赶紧表明立场:“咱这个大侠补习班虽然偶尔打过巨鲸帮的旗号,但是收到的银钱都是交给帮里。”

说到这,彦清风就得意起来:“这些年来我经手过的弟子没有失败的,最成功的一个已经在南都万花楼当了护院大头领,至于其它人也在父母压力下向护院、伙计、跑堂与其它对大齐朝有用的杰出人士努力发展”。

整个嘉兴府都对彦清风是赞不绝口:“现在咱们巨鲸帮想在嘉兴府办什么事情都方便得很,这一点白堂主可以替我作证,而且我们准备进一步向外扩展业务!”

赵护法一下子就好奇起来:“你们要对外扩展什么业务?”

彦清风当即眉飞sè舞地说道:“当然是武林魔头培训班!”

秀水县现在不再抱有什么江湖大侠的梦想,他们现在一个个只想着不劳而获成为武林魔头,所以彦清风这段时间一直在考虑着怎么开办一个武林魔头培训班,他甚至已经想到了一个响亮的口号:“武林魔头是可以复制的!”

在赵护法面前,彦清风正一脸真诚地作着演示:“你想成为武林魔头?那就赶紧来报名吧,只需要一点时间与金钱,你想干什么就干什么!”

他自信满满,觉得这项业务范围不应当局限于小小的嘉兴府,而是应当向整个东南扩展,而且他觉得自己不必事事身体力行。

成功的武林魔头未必能够复制,但是成功的武林魔头培训班却是可以复制的,到时候魔头培训班可以到处开花。

只是赵护法却笑得更为寒碜了:“你是想批量培育出一批武林魔头?小彦,你真是想一心毁了我们巨鲸帮啊!”

彦清风笑了起来:“您也知道是怎么回事,我只是准备办个武林魔头速成班而已,跟真正的武林魔头没有任何关系!现在可是那些武林魔头最吃香的年代,县里的少年们都觉得成为随心所yù的魔头比成为悲剧的接盘侠强上一百倍一千倍,所以我这个魔头速成班一出来就大受欢迎!”

嘉兴府的少年并不知道彦清风已经为他们量身定制了一百种干货满满的课程,只知道不用上那些让人生不如死的大侠补习班。

没错,成为武林魔头终究还是要修行一些基本课程,当然这些课程的内容肯定非常轻松,轻松到躺在床上睡觉就能成为武林大魔头的地步,唯一的不足就是费用稍稍有点高而已。

彦清风告诉赵护法:“我刚一放出风声,整个嘉兴府就沸腾了,立即有几十个有着江湖梦的少年赶来报名,他们每个人都已经向我交了一笔订金”。

彦清风准备大干一场,赵护法却是直接打碎了彦清风的梦想:“你这个魔头育成班就不要搞了,现在帮里有一件大事需要你来负责!”

彦清风当即向赵护法提出了抗议:“赵护法,这可不行,我已经收了人家的订金!”

只是赵护法下句话就让彦清风吓了一跳:“你这个武馆再怎么折腾一年下来也就是给咱们巨鲸帮带来三五十两的进项已,你看看这账目,有些时候一年连十两银子都没有,这怎么能填得上你的亏空啊!”

彦清风的声音一下子就低了下去:“赵护法,您在说些什么,我根本听不懂啊!”

赵护法却是毫不客气地揭了彦清风的真正底细:“嘿,小彦,明人不说暗话,别以为帮里不知道你和姓白的花花肠子,你们俩居然敢把帮里的产业抵押给辽海钱庄……”

正所谓人在江湖身不由已,彦清风额头上的汗水一下子就渗了出来看小说到新濠天地博彩官网 viking-instrument.net,他怎么也没想到自己与白堂主的小把戏居然会被帮里一眼就看穿了,这可不是什么小事啊!

他们俩一起把秀水分舵的地契都抵押出去,如果不把这亏空填上的话,那么彦清风恐怕就是死无葬身之地,即使是填上这亏空,同样是死无葬身之地。

他只能一边否认一边面带笑容:“赵护法,您是从哪里听来的流言蜚语啊,绝对没有这回事……”

下一刻彦清风就开始松口:“您说这魔头育头班不必办了,那属下就按您的意思去办回头就把订金给退了,您还有什么交代属下立即去办,但千万别冤枉啊属下……”

而赵护法对于彦清风的反应非常满意,他笑呵呵地说道:“难怪白堂主说彦清风你是个可造之材,不错不错……这次老帮主让我来找你自然是有所安排!你知道不知道江湖上多少年没有yín贼出现了!”

“啊?yín贼!”

彦清风已经是倒吸了一口冷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