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历史武林第一章节

第103章 只是嫁人而已

墨玄上人也没想到南都绝sè榜的竞争居然到这等夸张的地步,连布政使、侍郎这样的大人物都掺和进来一堆,虽然彦清风说得的事情未必可信,但是他也知道确实是有这个级别的大人物参与进来。墨

玄上人只是继续摇头油亮油亮的大光头说道:“不是贫僧不肯说实话,实在是不便说不可说,我只能说些方便说的事情,苏姑娘这次出嫁不是纳妾,而是准备过去做正室!”彦

清风不动声sè,刘rì城却是又笑出声来:“原来苏姑娘的这位良人也是顶天立地的大人物,想必不会委屈了苏姑娘,可问题是苏姑娘即使拿到了南都第一绝sè的位置,她仍然做不了正室!”

青楼女子从良在前朝与本朝都是热点问题中的热点问题,虽然有很多传奇佳话,但是青楼女子一双玉臂千人枕半点朱唇万客尝,可以说是贱籍中的贱籍,在那些豪门大族作个小妾已经是最好的归宿,但是这位玉娘子志向远大,居然想做这位大人物的正室。虽

然墨玄上人不肯泄露这位大人物的真实身份,但是刘rì城与彦清风已经知道这位大人物绝对不简单。既

然墨玄上人已经知道竞争对手之中有布政使、刑部侍郎这样的大人物,但是他依旧不肯退出还准备继续砸十几万两银子下去,只能说苏玉娘的这位良人来头太大了,玉娘子的神通也太大,居然能让这位良人肯花这样的代价捧她。墨

玄上人看到韩笑宁与刘rì城看破了这件事的因果,只能点着头说道:“还请两位朋友帮贫僧一回,贫僧也跟韩少与刘帮主两位交个底,两位知道为什么有这些巡抚、布政使、侍郎这么关心南都绝sè榜,甚至要亲自上门找韩少谈心吗?”彦

清风还真不知道是怎么一回事:“这件事也困扰了在下许久,还真不知道是怎么一回事?”

墨玄上人:“这都是今上惹出来的好事,两位想必知道今上年少时是个风流人物,所谓三宫六院七十二妃不足形容他的荒唐,塞外的四个斡耳朵更是美人如云,能他看上眼的塞外丽人都收了进来,说有多胡闹就有多胡闹了,据说寒外丽人是为之一空……”看

到墨玄上人又在转移话题遮遮掩掩,刘rì城听得有些不耐烦起来:“墨玄和尚,这些事情我们都很清楚,你就不必老调重弹,你说说到底怎么一回事。”“

自从天下大定之后,今上终于肯收心了,向文武百官保证后宫不再收纳新人,但是你们也知道收心归收心,今上内心深处还是那个爱热闹的柳督抚,韩少这次南都绝sè榜办得很成功,今上已经表彰过好几次,甚至想到南京来看一看,最后担心过于拢民才没成行!”

彦清风听得神清气爽,而墨玄上人继续说道:“虽然今上不方便到南京来,但是等南都绝sè榜告一段落,今上就准备把诸位南都绝sè都请到京师去,到时候会在扫叶楼接见南都绝sè顺便进行授官!”

彦清风很敏感地抓住重点:“圣上是准备给南都绝sè榜前几位授予女官?”墨

玄上人点了点头:“就是因为要授女官,所以苏玉娘非得拿下状元不可。”

刘rì城是江湖中人,完全没听明白墨玄上人与韩笑宁在说什么,他插嘴问道:“韩少,墨玄上人,您跟我好好讲,这授女官是什么讲究,为什么苏玉娘姑娘嫁人一定要拿下状元不可!”

彦清风当即跟刘rì城普及起相关知识:“今上既然是风流人物,国初宫中既有运筹帷幄的女学生又有决胜阵前的巾帼女将,更不要说国家岁计当时是尽握女流之手,圣上不愿意将此等英才养在宫中虚掷岁月……”“

所以会设置女官让她们有抛头露面为国尽力的机会,后面引内朝故事在外朝授职女官,允许愿意出仕的女中英杰能有为国尽力的机会,潘海青便是本朝女官中的顶尖人物!”

墨玄上人却是摇了摇光头说道:“潘海青算什么,女官中真正的顶尖人物是国初的姚督军!”

说到姚督军,彦清风拍着大腿连声说道:“那确实我想漏了,怎么会把经略江南的姚督军给忘记了!”刘

rì城还是十分不解地说道:“我知道授女官大致是怎么一回事,那为什么苏姑娘嫁人非要争状元授女官不可?”墨

玄上人不愿意跟没有常识的刘rì城说话,彦清风只能跟刘rì城继续普及:“本朝与前朝不同,前朝是妻凭夫贵,只要丈夫官位到了都可以封诰命夫人,可是本朝女官不轻授,国初到现在封出去的女官可能就一千来个吧,而且大多是追封,而且最重要的一点你也知道,得授女官拿了告身可以出仕任职。”彦

清风继续说道:“当然,本朝的女官从某种意义只是散官而不是本官,仅仅解决品级问题而已,真正要入仕的话肯定只能当个挂衔降级任用,但是这终究是一条入仕的路子十分不易!”刘

rì城听到这还是不明白:“苏姑娘是去嫁人,不是去做官啊!”

彦清风笑了起来:“刘帮主你要这么想,有了女官告身之后,就是入仕做官都没问题,何况只是去嫁人……我已经明白了!viking-instrument.net”他

恍然大悟:“苏姑娘娘想堂堂正正地登堂入户做个明媒正娶正妻,也确实只有这么一条路可选。”苏

玉娘既然替万花楼赚了三四十两银子,肯定是整个江南士林无人不知无人不晓的名jì,但是这样的名声对她嫁入豪门却是个拖累中的拖累,哪怕她污泥而不染还是贞洁处子,依旧是人言可畏。

大家肯定会说这段青楼岁月说事,那位大人物再怎么宠爱她也会畏难而退。可

是苏玉娘若是拿下了南都绝sè榜授了女官就不一样了,正如彦清风说的“入仕做官都没问题,何况只是去嫁人”,大家当然即使有什么闲言碎语也只敢私下说说而已,而且本朝已经有过成功的类似前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