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历史武林第一章节

第104章 说漏嘴

只是国朝女官向不轻授,炎龙元年到炎龙十七年间今上封出去的女官不过千余人,而且绝大多数还是追封,很多一品大员、二品大员的夫人一直指望着圣上什么时候开恩能封她们一个女官,哪怕是追封都好。

而苏玉娘这样的青楼女子更是不可能通过正常途径授官拿到告身,毕竟得了女官告身之后就有了入仕任职的机会,苏玉娘这种青楼女人若是要入仕的话恐怕是满朝风雨不知要惹出多少政cháo,还好她只是准备嫁人做正室而已。南

都绝sè榜可以说是苏玉娘短时间内唯一的机会,墨玄上人很有诚意地说道:“韩公子,若是错过了这个机会,恐怕玉娘子要再等十年才有这样的机会,一个女儿家又有多少个十年!”彦

清风却觉得苏玉娘或许能等上十年,但墨玄上与人东华宗在这场政治婚姻上下了这么大的血本,绝对等不了十年,这种事迟则生变,那位大人物对苏玉娘再怎么恩宠也不可能持续十年,别说等上十年就是再等上二三年肯定会喜新厌旧。只

有趁现在这个天赐良机把生米煮成了熟饭登堂入户成了正妻,苏玉娘与万花楼才能立于不败之地,再怎么妖娆的小**也只能做个小妾。

正是因为等不了十年,所以墨玄上人现在特别有诚意:“韩少,我现在已经给你准备了五万两北海钱庄的银票,什么方面需要打点的只管出手,如果不够的话到我这里来报销,还有如果有需要,万花楼、千珍楼、百食阁你只管过去报我的名字,我会让下面的兄弟全力配合。”墨玄上人不穷凶极恶的时候确实很讲道理,方方面面考虑得都很周全,但彦清风真不敢接这一叠北海钱庄的银票:“上人,咱们既然是朋友,银钱上的事情就不必太较真,何况你也知道南都绝sè榜跟女官牵扯上关系之后,就不是银钱能够解决的问题了。”

说到这彦清风突然明白女神捕潘海青为什么要强力介入南都绝sè榜,她一方面是为后辈铺路,另一方面也是为自己下一步的升迁开路。正

如刚才彦清风向刘rì城介绍的那样,从国初到现在国朝封赏的女官才一千多位,其中追封的官员母亲与官太太占了绝大多数,剩下多数也是养尊处优的官夫人、官小姐,真正实授出仕的女官只能说是点缀而已。这

些实授的女官不但要降级使用,而且在升迁上还有天花板,前朝吏员因为杂途出身所以最高就是七品官,而本朝女官品级最高也就是七品。在

如此艰难困苦的条件下潘海青能挂两司员外郎挂郎中衔可以说是超越了女官的极限,走出了一条完全不可能的路子,但下一步她已经是无路可走,在这种情况下南都绝sè榜对潘海青未尝不是一个机会。

一个女官头衔对于一群官夫人、官小姐来说只是多出一个尊号而已,可是对于参加南都绝sè榜的女捕快、女书办来说一份女官告身无异于鲤鱼跳龙门。即

使是降级任用,有了官身之后她们的人生自然就完全不一样,不但直接进入六房三班的最顶层而且有机会再进一步为大齐朝的女官阶层补充新生力量,而女官阶级越壮大对潘海青下一步的晋升帮助就越大,而且潘海青在某种意义还是这批新女官的恩主。因

此彦清风当即把自己的想法说出来:“苏小姐固然是得授女官才好嫁过去当大妇,但是在某些大人眼中,这个位置关系更为重大,我不是在危言耸听,而是京中有位先生特意叮嘱过我好钢一定要用在刀刃上。”

墨玄上人没想到彦清风会说得这么严重,他也知道这件事不好办:“我好好想想,要不要让玉娘子出面?不行,现在这个时候她还不适合出面,贫僧说话又不够份量,这件事还真是难办了,韩少,这事你有什么办法?”彦

清风还真没有多少办法,他只能死马先当活马医。

“我也没有什么办法,上人,我想先问一viking-instrument.net句,玉娘子为什么非争这个女状元不可?就算是布政使、按察使甚至京里的六部侍郎到我来打招呼,虽然都说要我预留状元的位置,但拿不了状元给她们榜眼探花也没问题,上人一定要状元这就太难办了!”

墨玄习惯地摸着光头说道:“问题就在这上面,政事堂的意思是南都绝sè榜才会是九品流内,其余都在流外,丁……那位大人总不能娶个流外女官吧?”刘

rì城恍然大悟:“我明白了,那位丁大人如果娶个大家闺秀别说是流外女官就是白身也没什么大问题,,可玉娘子只是个青楼女子,要做丁大人的正妻非得要个九品女官才能洗白!”

刘rì城是哪壶不开提哪壶,墨玄上人正头疼着自己怎么把那位大人的信息泄露出来,结果刘rì城已经口口声声一个“丁大人”、“丁大人”说个不停,因此他只能站起来双手按在刘rì城的肩膀上:“刘帮主,根本没有什么丁大人,你是听错了,再说了……您们大江帮是想跟咱们东华宗决一死战吧!”墨

玄上人果然很讲道理,刘rì城被吓得说不出话来,彦清风不得不站出来帮刘rì城转移话题:“墨玄上人,我已经知道问题出在什么地方,我们坐下来好好谈,一定能有一个圆满的结局。”墨

玄上人喜出望外地问道:“韩公子是改主意,一定要捧玉娘子当状元?这是好事啊,这五万两银子您先收下,都是北海钱庄见票即兑的票子!”

可是彦清风还是不敢收下这五万两银子,他告诉墨玄上人:“我也只是有这么一个主意而已,事情能不能办成我也没有多少把握,所以上人不必着急!”

墨玄上人欢天喜地地问道:“韩公子有了什么主意?”

彦清风当即说道:“实际这件事很简单,玉娘子并不是想争南都第一绝sè,而是想要一个九品女官告身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