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历史武林第一章节

第153章 群策群力

现在明月心已经把一群好姐妹与南都绝sè榜中最有力的几位都召集起来:“韩公子已经为我们尽力了,接下去就看我们姐妹能不能帮他把这件事办成了!”玉

鼎夫人站出来第一个表态:“我能明白韩公子的一片苦心,对于我们来说也是千载难逢的机会,我倒是看南都绝sè榜上谁敢反对韩公子!”玉

鼎夫人这次参加南都绝sè榜就是为了一个女官的位置而来,而现在彦清风既然已经亲自摇旗喊叫拼命奔走,她当然添柴加火,毕竟彦清风多运作下来几个女官的位置,她的胜算就会多上几倍,只是她也没想到韩笑宁竟敢如此用心,甚至准备要帮南运争取几十个女官回来。而

她旁边的吉沁雨当即笑了起来:“我参加这次南都绝sè榜原本纯粹是来凑个数的,没想到还有这种好事,我回去就让我爹想想办法,请他出面跟朝廷好好争取争取!”吉

沁雨的老爹吉星晕可是堂堂从二品的江苏布政使,虽然不能因为品级所限不能单衔奏事,但是他只要肯用心能同江宁留守、江苏巡抚、江宁布政使一起上奏朝廷。

而那边苏玉娘已经说了:“是啊,这件事最好请时留守出面,让他与巡抚大人还有两位布政使大人一起上奏朝廷,只要本子送上去这事就能成了一半!”一

说到能多争取几十个女官下来,在场的这群南都佳丽都你一言我一语地全力推动这件事,毕竟她们可是这次女官风cháo的最大受益者,彦清风每多运作一个女官下来,她们之中就多上一个实打实的女官,从国初到现在实授女官似乎从来没有象现在这么容易过。只

是吉沁雨既然是布政使家的大小姐,自幼就对官场了如指掌,她很快就想到了一点:“实际我觉得韩公子虽然是喊出争取几十个女官的口号,但未必不能落到实处,而且这不是坏事!”

这下子玉鼎夫人就激动起来:“吉小姐,这话怎么说?”

她原本以为吉沁雨熟悉官场内情,肯定会说这件事肯定不能落到实处,没想到吉沁雨说这件事居然有可行xìng,她就知道韩笑宁的提议确实有可行xìng。吉

沁雨当即答道:“韩公子只是说争取几十个女官,但是没有说是实授还是追赠。”如

果说几天之前诸位南都绝sè对于国朝女官体制还是一无所知,这几天时间一个个都在疯狂补课对女官了如指掌,即使是州县官员都没有他们内行,因此玉鼎夫人立即明白过来:“吉大小姐的意思是我们可以争取一批追赠的名额。”参

加南都绝sè榜的诸位佳丽都是风华绝代的大美人,当然不可能追赠女官,但是她们已经过世的母亲、祖母都有资格封赠,吉沁雨打的就是这样的主意:“自己不能实授女官但是先人得以追赠,实际也是一样的!”

吉沁雨虽然说“实际也是一样”,但是本人实授与先人追赠实际是两回事,但是诸位丽人都是眼睛一亮,觉得吉沁雨提出的确实是最佳解决方案。

在国朝体制下一年实授、封赠的女官最多一百多位,即使今上对于南都绝sè榜赞不绝口,而且这件事在京中也有大批天然盟军,但是一口气实授几十个女官难免“名爵泛滥”的嫌疑,所以把一部分女官从实授改为对先人的封赠绝对是明智之举。虽

然本朝与前朝不同,女子不但可以抛头露面甚至入仕为官,但是诸位佳丽都是顶着巨大的压力参加南都绝sè榜,直到现在仍然有人骂她们有伤风化。但

是她们如果能凭自己的努力替先人争取封赠女官的资格,那么什么闲言碎语都没有了,反而会获得一致赞誉,大家都会夸奖她们是孝女孝媳孝孙女

有些时候封赠先人女官甚至比自己实授还要好用一些,特别是苏玉娘更是眼睛发亮:“吉大小姐说得太对了,这件事只要咱们用心就一定能办成!”

她是一心想嫁入豪门做大妇,但是谁都知道她出身于万花楼是无法遮掩的污点,所以只能通过南都绝sè榜争取实授一个九品女官实现曲线救国。

可是自己若是能争取到一个封赠先人女官的名额那一切水到渠成了,她知道那位相公的先母恰好一直没得到封赠女官所以是那位相公的一块心病,自己完全借这个名义可以名正言顺地嫁过去。

viking-instrument.net 玉鼎夫人倒是不象苏玉娘这么乐观:“不管能不能办成就看我们有没有尽力去争取,所以该用钱就用钱该放火就放火该杀人就杀人!”

虽然玉鼎夫人一开口就是杀人放火,但是诸位佳人却觉得她说得很对,这可是天大的好处几十年未必能有第二次机会,杀人放火又算得什么,那边金鸾圣母已经说道:“玉掌门说得很对,这不是心慈手软的时候,大家就是争饼吃也得先把大饼做出来再说。”沈

雪柔当即响应道:“那我亲自跑一趟京城,到时候再带几位姐妹一起过去,我不信京城官民对南都绝sè榜一点兴趣也没有,只要营造出声势来,这事情就好办了!”虽

然平时这群女人斗得不可开交往往是一天时间改变了无数次主意与共识,但是现在为了自己的切身利益效率却高得不可思议,三言两语就完成具体分工了。当

然她们不仅仅代表她们个人,而是把整个南都绝sè榜都动员起来,那些没来与会的南都绝sè在这件事必须俯首听命老老实实按在她们的意思去办,谁要是在这件事敢三心二意偷懒耍滑必然受到最彻底最全面的排挤最后除了主动退出南都绝sè榜之外没有任何选择。

最后明月心告诉这群南都绝sè:“韩公子为我们创造了这么好的机会,我们一定要抓住这个机会绝不能错过了!”

而对于时锦炎来说,他是实在没想到韩笑宁这么会折腾,所以他朝着吉星晖苦笑道:“吉藩司,你今天又是替自己女儿要官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