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历史武林第一章节

第165章 讨个公道

彦清风很郑重其事地说道:“墨玄上人您明白这一件事就好了,现在金陵商报是犯了众怒,可不是我一个人对付他们,整个南都绝sè榜众志成城一定要让金陵商报知道什么是众怒难犯!”虽

然不知道南都绝sè榜的诸位佳丽在江宁府能动员起多大的能量,但是彦清风觉得接下去这段时间金陵商报绝对是寸步难行。而

在南宫羽面前彦清风又换了另一种说法:“南宫提举,这事有点难办,你恐怕不知道最近南都绝sè榜的竞争有多激烈,江淮公报那边为了捧红苏玉娘一口气印了五万张苏玉娘的六sè套印海报,你我都是明白人,自然应当知道这件事的难度!”这

件事南宫羽早已经有所耳闻,但是得到彦清风的亲口证实还是让他觉得不可思议:“南都绝sè榜的竞争都到这种程度了?他们最近一期的印量好象才四千六百份吧,销量好象是四千四百七十份多一点,回头我仔细翻一翻!”彦

清风真没想到南宫羽对于数字如此敏感,虽然南宫羽说的两个数字彦清风没法证明,但是他有一种直觉,那就是南宫羽报出来的这两个数字应当没错。

而南宫羽的声音虽然十分诧异,但还是那么温润如玉:“江淮公报居然一口气印五万张苏玉娘的六sè套印海报,江玉恒不是吃错药就是有恃无恐!”虽

然研习院已经有七sè套印甚至八sè套印的试制品,但是商品看小说到新濠天地博彩官网 viking-instrument.net化印刷六sè套印海报已经近于极限了,而南宫羽很快想到了什么:“这件事恐怕跟京城那边有关系吧?不知道是哪位大人想要捧红苏玉娘,这样的话倾城的事确实就更难办了,所以她的事情还得韩提举多多用心!”几

句话就分析出真相,南宫羽这厮的分析能力也太可怕!因

此彦清风只能笑着说道:“南宫提举你放心好了,倾城妹妹的事一切包在我身上,我这边已经联络了十几家报纸杂志到时候来上一轮连环报道,声势不绝对比当初的明月心与金鸾圣母来得弱!”

南宫羽当即轻声问道:“不知道韩少联系了哪些报纸、杂志,需要不需要我们江宁提举衙门过去帮忙协助?”彦

清风压低了声音说道:“南宫提举你放心便是,这件事不需要侦缉司出面,而且除了金陵商报之外,这江宁府的报纸、杂志都是我一句话的事无须劳心,但是我得说一句,该花的银子咱们不能省,不能因为咱们侦缉司的缘故让人家白干活。”南

宫羽连连点头:“这事我明白,不会让兄弟们白跑一趟,到时候我会亲自过去感谢这帮兄弟顺便把账目算清楚。”

南宫羽果然是时刻都跟文书与数据打交道的人,要跟这些主笔、访事们把支出一笔笔算清楚而不是大大方方地“报个数就行”。只

是他下句话就让彦清风吃了一惊:“只是韩提举现在是准备对付金陵商报,你与金陵文家的矛盾已经闹到这等地步了?现在金陵商报已经不在文家名下了,韩提举还是得饶人时且饶人吧。”

什么?金陵商报居然跟金陵文家有关系?彦

清风没想到自己这次居然是歪打正着,他当即气鼓鼓地说道:“即使金陵商报已经不是文家的产业我也得收拾他们,南宫提举你看看金陵商报的那些文章,哪一篇不是故意针对着我韩笑宁与南都绝sè榜,不把金陵商报的气焰打下去我绝不收手!”南

宫羽劝道:“韩提举,凡事以和为贵,现在金陵商报现在可是金钱帮的产业,你们不是想要合营钱塘演武场吗?虽然这事是个幌子,但是只要好好谈至少能赚足十几万银子,韩提举又何必与这么一大笔银子过意不去。”

彦清风还没想到南宫羽这边消息如此灵通甚至到了不可思议的地步,要知道墨玄上人虽然也是江宁府数得着的大人物而且跟文家有过一场万宝城之战,可以说是最关注金陵文家动向,但是到现在还根本不知道金陵商报曾经是文家的秘密产业现在又被金钱帮控制。墨

玄上人现在还把金陵商报当作自己的长期合作伙伴处处替金陵商报辩护,恐怕得到被金陵商报捅刀子的时候才会真正反应过来。

至于江宁府的四个卷宗里面只有金陵文家的各种黑材料,根本没提及金陵文家跟金陵晚报有过任何关系,彦清风从其它渠道获得的消息也没有提到这一点,甚至连明月心都不知道金陵文家曾经控制过金陵商报。

虽然南宫羽说的这个细节实在有点匪夷所思,但是彦清风仔细想了想又觉得这是一个非常合理的解释,想必是金陵文家偷偷买下金陵商报又遇上这次的财政危机无法维持不得已才转交给金钱帮。难

怪这段时间金陵商报上的文章似乎都是故意针对韩笑宁与南都绝sè榜,肯定是宇文寒星与金陵文家针对自己搞的名堂,还好自己误打误撞撞破了他们的yīn谋,不然就要象墨玄上人那样被他们卖了还帮他们数钱。

因此彦清风当即说道:“我就不信这事跟宇文寒星没有什么任何关系,南宫提举,明月心现在跟宇文寒星已经恩断义绝,她想跟谁过rì子是她的事情宇文寒星有什么权力胡搅蛮缠!反正这件事我一定要讨个公道,不仅要替自己讨个公道,也要替诸位南都绝sè讨个公道!”

“宇文寒星对我有意见对着我来便是,可是这么欺负南都绝sè榜上的姐姐妹妹是什么意思,而且还对着小姑娘下三路开骂,把家人朋友甚至先人都侮辱一遍这又是什么意思?人家小姑娘都被骂出心理yīn影白天都不敢开窗户,我韩笑宁是个怜香惜玉的yín贼,一定要她们讨回个公道!”

说到这彦清风越发强硬起来了:“南宫提举,倾城妹子的事一切都包在我身上,但是我只求一件事,那就是我对付宇文寒星的时候,南宫提举您可不能袖手旁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