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历史武林第一章节

第177章 新旧金钱帮

现在明月心可是整个江宁城最知名的女侠,她若是公开露面恐怕马上就是人山人海,但是明月心无条件信任彦清风,不管彦清风有什么安排她都愿意跟着一起去。

倒是南宫羽见到明月心便好心地提醒她:“明女侠,南都绝sè榜马上就要投票了吧,你这个时候不去拉票是不是有些不合适吧?你这么干至少要流失几千张原来投你的选票。”只

是明月心很明确地答复南宫羽:“南宫提举,我早已经下定决心不争什么南都第一绝sè的位置,而且我现在不去拉票不正好给倾城妹妹一个机会,这样的南都绝sè榜才有意思啊。”魏

志萍听到这话抬起头来扫了明月心一眼,但是马上就重新低下头去翻阅金钱帮与钱宝门的档案,现在的时间非常珍贵,她得多了解一些金钱帮的情况才能更有效地帮助自家徒弟。侦

缉司关于金钱帮的档案总共只有十七卷,比金陵文家整整少了五十卷之多,但是魏志萍仔细翻阅之后反而感叹侦缉司的效率非同凡响。

侦缉司关注金陵文家至少有十四五年历史,所以才能积攒下整整六十七个卷宗的档案,而金钱帮虽然有上百年的历史,但是之前只在江西活动根本是个没什么份量的小帮派,所以侦缉司关注金钱帮也就是最近一两年的事情,即使如此仍然攒下了十七个不大完整的卷宗。

跟金陵文家的那套档案相比,金钱帮的这套档案虽然进行整理归类,但是仍然稍显凌**而且缺失的东西不少,但是魏志萍还是认为南宫羽在这方面确实是最顶尖的人物。根

据她的判断,金钱帮崛起不到半年时间南宫羽已经有意识地整理金钱帮的相应档案,并形成了这套可能是天下间最完整最齐全的金钱帮档案。在

这份档案之中魏志萍每翻几页都有惊喜收获,有些时候她还会重新翻回去确认自己最新的发现,现在她对于金钱帮已经有了很深的了解,并发现自己与彦清风的许多判断出现了严重错误。

一个最典型的例子就是彦清风与魏志萍一直认为金钱帮之所以能在浙江省内无法无天,是户部浙江清吏司郎中周柏站在他们这边,只要解决了周柏一切都是万事无忧。

但是侦缉司的档案证明彦清风与魏志萍小看了金钱帮,金钱帮进入浙江不过两三年时间,但是已经有很多地方官员被金钱帮拉下水,其中最显赫的人物是杭州府的卢通判。

这位卢通判在整个杭州府排名第四,或者说在诸位通判之中他排名第二而且有机会再进一步提升为杭州府同知,正是有了卢通判的支持金钱帮才能在杭州府横行霸道,排位刚好比卢通判低一位的张通判一听到金钱帮都是满肚子怨气。但

是金钱帮在浙江官场的后台可不仅仅是一个卢通判,也不仅仅局限于杭州府一地,全省至少有十几个通判、推官、知县、县丞、典史、经历被金钱帮拉下水,至于普通的吏员、富商就数不胜数了。

魏志萍觉得金钱帮在浙江省里应当也有后台才对,不然光靠卢通判等府县官员不可以搞得整个浙江官场都是怨声载道。魏

志萍立即又想到一个细节,这一次南都绝sè榜杭州府张通判亲自带队参赛并力推纪若兰,金陵商报却是力推另一位杭城佳丽柳凝霜,而对于纪若兰始终却是只字未提,或许就是这种官场矛盾的最好表现。只

是现在南宫羽还坐在那里一边抄写惊虹剑杨展的文档一边盯着档案室里的一切,魏志萍不方便跟彦清风探讨这个细节,只能继续查阅档案,不过这些档案倒是确认了她与彦清风的猜想,金钱帮确实就是钱门宝借尸还魂。

从表面来看,金钱帮仍然是那个困守江西的金钱帮,至在少金钱帮的高层之中有接近半数是真正意义的金钱帮出身,而钱宝门出身者顶多只有三分之一而已。

即便有人看到两者之间的关系也以为是金钱帮吞并了钱宝门的残部,而不是钱宝门借用金钱帮的牌子复活。

但是根据南宫羽这套档案的记载并经过魏志萍分析,在现在金钱帮的十三位高层之中,真正意义的“旧金钱帮”高层只有一位viking-instrument.net副总护法而已而且已经被彻底架空。至

于其余所谓“金钱帮出身”的高层实际都是旧钱宝门入主以后突击提拔起来或是跟旧钱宝门有着剪不断理还**的联系,还有一些看起来属于中立派的金钱帮高层同样是跟着钱宝门入主金钱帮。至

于真正意义的旧金钱帮高层已经彻底清洗掉或者被贬为新金钱帮的中层干部,根本没有太大的影响力,旧金钱帮从某种意义来说已经不复存在。

只是魏志萍虽然能从这套档案弄清楚钱宝门入主金钱帮的种种细节,但是这套档案的整理者却做出了错误的判断,认为是金钱帮鲸吞了钱宝门才得发展壮大,所以魏志萍认为这位整理者应当不是南宫羽本人。

不过魏志萍一直觉得金钱帮这么费尽九牛二虎之力才得以借尸还魂,肯定不是纯粹想要谋财而已,毕竟光是钱宝门一次收获足以让这些金钱帮过上天下间最畅快的rì子,完全不必使用这么复杂而辛苦的手段重出江湖再次冒险,所以魏志萍觉得金钱帮一定所图甚大。

但是魏志萍过去又不知道金千山与金复焰到底想要干什么,但是通过侦缉司的这套档案魏志萍发现金钱帮不但打着投资的四处名义搜刮金银钱财,而且还不断经营地方,把很多地方上的破产缙绅、失意土豪甚至是落魄小军官都拉拢过去,还用骗来的钱财用来经营产业与田庄。

魏志萍觉得这个细节特别有趣,从这些蛛丝马迹她觉得金钱帮确实是有所图谋,她决定等会一定要提醒彦清风。

只是她抬起头来却看到彦清风与明月心正靠在一起查阅着金陵文家与金陵商报,两个人正耳鬓厮磨交头接耳地不知说着什么,让魏志萍不由想起了明月心起初的那段发言。

“原来你也不想争南都第一绝sè,原来徒弟说到想成为他心中第一绝sè的人是你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