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武林第一正文 第397章 不识抬举

正文 第397章 不识抬举

    说到这砸进去的近万两银子傅通判可以说是气急败坏了,他原来以为跟尹道台联手这件事就能十拿九稳了,所以不但挥金如土还在到处封官许愿。但

    是谁也没想到省里与南昌府突然改变了主意,让那个姓凌的女书办主持洪都绝色榜,这让傅通判的前期投资一下子就打水漂。这

    不仅仅是损失多少银钱的问题,而是方方面面都没办法交代过去,他之前可是把什么好处都许出去甚至还换回来一堆好处,现在是鸡飞蛋打他都不知道怎么向大家开口。

    尹道台也同样是气急败坏,他没想到抚台、藩司不声不响就直接抄了自己的后路,现在因为这事到处有人对自己指指点点,而且尹道台到现在都不知道自己到底输在什么地方,他们联手怎么会输给一个女书办。

    他可是省里的粮台,而傅通判同样是整个南昌府排名第一的通判老爷,位置只在知府、同知之下,他们两个人结合起来拿下洪都绝色榜这样的小项目绝对不成问题,更不要说他与傅通判在京里都有很硬背景,省里到底是吃错了什么药,居然会把这样的大项目交给凌瑾瑜负责。只

    是一想到这一点,尹道台就觉得自己整个人要炸了:“你去告诉凌瑾瑜,这件事是咱们跑下来,她如果想硬要插手的话得想清楚下场!”凌

    瑾瑜不过是一个小小的仓大使,而且她这个仓大使只是过渡性质的虚职而已,尹道台就实在想不清楚,她到底是哪门子吃错药了要趟这塘浑水,真以为粮台杀不了人吗?而

    傅通判不由苦笑了一声:“这事情还用您说,我已经派人过去跟凌瑾瑜传话,结果这小娘们口气很硬,根本不把尹道臣您与傅某放在眼里!”尹

    道台听到这话怒气更盛:“这小娘们怎么说?:

    傅通判苦笑了一声:“她说这次省里府里对她这么信任,她不能辜负不省里府里的信任,当然也知道傅别驾也是一片好意,所以她也愿意找到一个两全其美的解决办法,只要我们帮她运作一个七品实职,她愿意让一步。”

    七品实职?这女人是不是疯了吗?谁

    都知道本朝女官的极限就是正七品,除了姚督军与潘海青等极少数特例女官做到正七品就别想继续升迁,所以女官升正七品自然是千难万险,比一般官员进政事堂还要难一些,这女人以为吏部是自家开的吗?即

    使男人要做七品官也是千难万难,而凌瑾瑜实在把自己看得太高了,她之前只是一个吏员而已,虽然借着南都绝色榜的机会侥幸得了一个从八品女从事郎的名义,但是谁都知道这个从八品只是散官而已,她真正的实职是从九品的仓大使。

    即使是这个从九品的仓大使也是省里千方百计帮她争取过来,原来只准备给她安排一个不入流的杂职过渡一下,可是她现在一开口就要一个七品实职,真以为吏部是傅通判与尹道台开的!

    当然这件事尹道台也不是办不到,他在京城有路子真肯发力的话即使七品实职办不到,正八品的虚职还是有机会的,但是他觉得完全没必要:“既然这女人不识趣,那咱们也叫她见识一下什么才是抬举!”

    傅通判的意见跟尹道台完全一致:“是啊!这娘们太不识抬举,洪都绝色榜就应当由咱们来具体负责,她难道还能把韩笑宁请出来办洪都绝色榜不成!”

    他真不信凌瑾瑜能把韩笑宁请出来。

    对于宣雪盈来说,现在的她有点紧张,倒是明月心却是一脸笑意:“雪盈妹子,咱们又见面了!”

    是又见面了,但是明月心是南都绝色榜上光彩照人的南都第一绝色,而她当时只是第八十三位而已,而且宣雪盈现在已经知道明月心为什么能拿到南都第一绝色,所以变得紧张起来:“是啊,咱们又见面了!”明

    月心看得出宣雪盈有些紧张:“雪盈,这有什么好紧张的,明州府那么大的场面你都应付过去了,何况是我们是好姐妹!”

    宣雪盈这才放松下来,正如明月心说的那样,明州府那样的大场面自己都应付过去了,何况只是一个明月心而已。

    只是下一刻她才明白自己小看了明月心,明月心坐在湖里的小亭子里直接就把事情敲定了:“雪盈,我刚才跟海音商量过了,咱们霜月盟只是在浙江这边跟紫阳宫停战而已,趁着现在韩公子还没走,我准备把紫阳宫逐出江苏。”旁

    边的林海音也赞同明月心:“是啊,咱们既然要与紫阳宫一战不如趁早下手,只要把紫阳宫从江苏和福建赶出去,紫阳宫就不足为患,再怎么折腾也就是跟咱们打个平手而已!”

    宣雪盈觉得自己小看了明月心,这一轮组合拳打下去,紫阳宫即使不死也要去半条命,但是她也知道明月心这么干是肯定有相当把握的。韩

    笑宁与明月心在南京经营了这么久,虽然不能说是凡事为所欲为,但是只要韩笑宁与明月心肯下决心随时可以给紫阳宫在江苏各个分舵彻底的毁灭性打击,至于所谓“逐出江苏”只是换个说话而已。至

    于福建方面有韩铁石出任福建按察使想怎么收拾紫阳宫就怎么收拾,只是宣雪盈知道紫阳宫在江苏与福建两处的实力都相对有限,而且明月心与林海音没跟自己征求意见就把事情设定了。因

    此她当即问道:“关键是怎么把紫阳宫赶出江西。”

    明月心当即笑了起来:“江西这边不用我们担心,韩公子自然有一百种办法来解决,对了,雪盈,你觉得咱们的布局之中还有什么问题赶紧提出来?”宣

    雪盈觉得明月心下起决心来比自己要凌厉得多,彦清风让她过来主持杭州绝对是找对人,但是她没跟自己商量就把这么大的事情决定下来,让宣雪盈觉得有些难受:“明姐姐明见千里,这一番布置应当没有什么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