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历史武林第一章节

第245章 再让衔

但是东方宇还真不敢把掉以轻心,跟他们打招呼的这些师伯、师叔个个在碧落门都是大权在握,他敢多说几句金鸾圣母的坏话或是把事情办砸了,这些师伯、师叔直接就能弄死他。

而且现在金鸾圣母这么一番造势之后身价百倍,恐怕这些一心想着长生久视的师叔、师叔们隔上一两天就来询问邀请金鸾圣母这件事办得怎么样,所以埋怨归埋怨,东方宇还得想办法尽快把金鸾圣母请回碧落门讲授长生秘诀。

只是旁边的丁主笔却发现了新世界:“东方大侠,您跟咱们说说金鸾圣母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她今年到底是不是六十七岁?现在很多人都在怀疑她的真实年龄啊!”

现在金鸾圣母的官方年龄是六十七岁,所以才会有青春不败红颜不老的神话,只是人红是非多,很多人都在质疑着金鸾圣母并不象传说中那么老。

但东方宇是个绝顶聪明人,知道有些事落入到主笔、访事的耳朵里肯定是祸害无穷,因此他换了比较委婉的说法:“肯定没有六十七岁这么老,最多也就是六十岁!”

只是六十七岁与六十岁这个数字差距不大,丁主笔非常不满意,而那边杨展一肚子火气当即开始宣泄:“六十岁,哪有那么夸张啊,我去查过了,金鸾圣母是三十年前的事情,如果她成名二十岁的话,最多也就是五十岁而已!”

对于丁主笔来说,杨展的说法毫无新闻价值,毕竟金鸾圣母如果真实年龄是五十岁的话,她现在照样称得上容颜不老,因此他反而替金鸾圣母辩护起来:“看小说到新濠天地博彩官网 viking-instrument.net一般江湖女侠成名应当在三十岁左右,金鸾圣母在三十年前成名,那跟东方大侠的说法不冲突!”

东方宇觉得自己不应当得罪金鸾圣母,当即站出来说道:“金鸾圣母的年龄以我说的为准,大家看心点,看韩笑宁怎么处置这件事!”

对于碧落门来说,现在最重要的事情就是多从韩笑宁多学一些运营南都绝sè榜的手法才行,而那上面韩笑宁看起来六神无主,他几次劝说无效之后朝着下面的观众说道:“政事堂好不容易开恩一次,错过了实在太可惜,但是金鸾圣母又是神仙中人……”

说到这,韩笑宁抓了抓头发,终于想到了办法:“留守大人,还是请您帮笑宁拿个主意!”

时锦炎已经站了起来说出预谋已久的答案:“既然金鸾圣母神仙中人无意红尘,那么这个从事郎交由玉鼎夫人递补,这本来是两全其美之事!”

全场都觉得时锦炎的处置无懈可击,只有徐子尘暗道一声:“糟了……”

他实在没想到南都绝sè榜这边居然还会有这样的cāo作,让大家都知道拒绝天下绝sè榜的拉拢照样有利可图。

玉鼎夫人刚刚拒绝了徐子尘的拉拢,回头就成为从八品的从事郎,如果玉鼎夫人接受她的拉拢跟着他去京城参加天下绝sè榜,最终的结果也不过是一个八品的从事郎或是承事郎,甚至可能连个从事郎都没有。

他开出条件的时候,很多南都绝sè都为之心动,一看神情就知道是等南都绝sè榜告一段落以后立即跑去京城参加天下绝sè榜,可是这个变故一出,这些南都绝sè脸上的神情就变得十分犹豫不决。

被金鸾圣母这么一折腾,他的一片苦心只能尽付流水,但是却没办法当面提出抗议。

不但不能当面抗议,他还得脸带微笑,时锦炎可不是好惹的,真要把时锦炎惹急了就是他姐夫都要小心应付,只是那边韩笑宁还在继续给他惹**子。

现在金鸾圣母与玉鼎夫人是抱在一起哭成了泪人,可是韩笑宁却是意犹未尽地问道:“留守大人,现在玉鼎夫人已经成了从八品的从事郎,她的女参军官身应当如何处置?”

这是一个关键xìng的问题,大家首先想到的是玉鼎夫人既然递补了金鸾圣母的女从事郎,那应当依次递补才对,只是那边时锦炎却给出了一个完全不同的答案:“这个女参军本来是属于玉鼎夫人所有,咱们应当征求玉鼎夫人的意见才对!”

什么叫本来是属于玉鼎夫人的,这明明是我向政事堂争取下来的好不好!谁允许你们不经吏部不经政事堂甚至不经礼部就把官身私相授予!

只是徐子尘虽然有一肚子的怨气,现在却不好发泄反而忍了下来。

而那边韩笑尘还在欣赏着一眼金鸾圣母与玉鼎夫人这对姐妹花,她们抱在一起还在泪眼蒙蒙我见犹怜,对于所有在场的观众这可是难得一遇的美景。

金鸾圣母是武林圣母,而玉鼎夫人则是芷林派掌门,论江湖地位绝对算是顶尖人物,她们之所以抱在一起哭得梨花带雨,当然不可能为了什么从事郎与女参军的位置。

大家都知道金鸾圣母刚才根本没把从事郎放在眼里,而玉鼎夫人也是武林中的顶尖人物,怎么会在意从八品的从事郎,观众只想到了一种可能,那就是她们之所以这么开心激动是因为拿到了南都绝sè榜的第七名与第八名,成就了一段武林传奇。

即使是武林圣母、绝代女侠也在意南都绝sè榜的排名啊!

天下绝sè榜办得再成功,也达不到南都绝sè榜的这种境界,观众的优越感与自尊心又一次得到了极大的满足,而且她们觉得再过一百年也未必能看到武林圣母与一个女掌门抱头痛哭的场景。

而韩笑宁当即问道:“玉鼎夫人,刚才时留守与柳守备他们商量过了,您现在多出来的这个女参军怎么处理,交由您来处理!”

事实上这本来是吏部与礼部的职责,金鸾圣母与玉鼎夫人这么干事实上中把官职私相授予,但问题是韩笑宁一开口就说“时留守、柳守备他们”自然代表着这是江苏全省以及江宁留守督抚署以及江宁守备公署的一致意见。

吏部如果想驳回成命的话就要得罪江苏全省官员以及江宁留守、江宁守备,所以徐子尘刚才才会说:“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