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历史武林第一章节

第292章 无名榜

虽然彦清风一开口就是让柳凝霜与纪若兰受点委屈,但是柳凝霜与纪若兰都知道韩笑宁在cāo作美女榜单方面可以称是上是一代宗师,更不要说韩笑宁是出名的一诺千金,虽然中间会受点委屈,但是只要他答应的事情最后都会落到实处有一个完美的结局。

最典型的例子就是苏玉娘这个青楼女子现在居然能名正言顺地作宰相夫人,,因此柳凝霜与纪若兰不担心自己吃点苦头,更关心的是最终的结局是怎么样。

而彦清风也很直接地说道:“柳女侠,若兰小姐,对于两位来说这次南都绝sè榜的成看小说到新濠天地博彩官网 viking-instrument.net绩可以说是最大的资本,有了南都绝sè榜的资本就可以立于不败之地。”

那边纪若兰已经又惊又喜地说道:“韩公子的意思是我名次太高了,还是柳女侠更合适一点……”

最初纪若兰参加南都绝sè榜的想法很简单,那就是名次越高越好,但是她现在已经明白有些时候高处不胜寒。

这次南都绝sè榜最大的赢家就是魏志萍,而且她听韩笑宁好几次谈到这次南都绝sè榜是故意把柳凝霜挤出正榜之外得了第四十一名形成轰动效应,好为下一次柳凝霜逆转拿到第一名作好足够的铺垫。

反而纪若兰的第二十名女长史有个不上不下的味道,即使是在新的绝sè榜单拿到第一名仍然不象柳凝霜这么拥有戏剧xìng,但是彦清风之所以是cāo作美女榜单的一代宗师自然有着她的独到之处:“纪小姐,我会让你一口气掉到最后一名,就看你愿意不愿意委屈一下自己!”

从小到大纪若兰都没有受过这样的委屈,但是韩笑宁这么一说纪若兰就明白具体cāo作:“韩公子的想法可比什么玉女盟强太多了!这一次的主题是土鸡变凤凰吗?”

她与柳凝霜都是真正的名门大小姐,风华绝代倾倒全城,但是光是这些优点不足以让她们成为绝代佳人,一定要有更多特sè与潜质才成,最典型的就是金鸾圣母。

过去的金鸾圣母既不够老又不够年轻,在江湖上没有什么影响力,而现在的金鸾圣母因为够老所以才能够年轻,不但在达官贵人与升斗小民之中有着惊人的影响力,甚至连武林之中她都成为顶尖的人物,大家都承认她是武林圣母中最顶尖的一位。

现在已经不是一招鲜吃遍天的时代,大家不仅想看到一个冰冷冷的大小姐,更希望看到一个活生生的美人,而她与柳凝霜的设定都将是落难大小姐用汗水、泪水、奋斗燃尽自己的青春最后终于获得了完美的升华!

一想到这样的结局,那边柳凝霜已经赞了一声好:“那具体怎么cāo作?”

彦清风当即说道:“还是把我们的南都绝sè找回来,但是徐子尘找入榜特别是进入正榜的南都绝sè,咱们尽量找落榜的美人,还有我多说一句,每一次美女榜单的真正主题都应当是土鸡变凤凰!”

土鸡变凤凰的主题注定将极具戏剧xìng与挑战xìng,徐子尘手上掌握的资源可能是韩笑宁的几十倍甚至上百倍,而韩笑宁手上除了一群落榜的女儿家一无所有,但是这群女儿家将在柳凝霜与纪若兰这两位队长的带领之下凤凰涅磐走向最辉煌的舞台。

那边柳凝霜轻笑了一声:“韩公子你这么一折腾,我估计是徐子尘是要恨死你了,他这次可是把政事堂都请出来了,但是他的风头恐怕会被你抢得干干净净!”

只是彦清风却是摇了摇头说道:“我是完全没办法啊,谁叫徐子尘财大气粗仗势欺人,把南都绝sè榜所有有实力的选手都选走了,我手上除了你们两位不忘初心断然来投之后,只有一群连正榜都杀不进去的小姑娘而已!”

但是韩笑宁面临的形势似乎更险恶一些:“更不要说队伍一起就起了内讧又有玉女盟在外面抢戏,一时间内忧外患甚至连纪若兰都准备退团,整个团体随时解散,最后连我自己都要放弃,除非你们能够创造奇迹!”

纪若兰不得不为韩笑宁的剧本而拍案叫绝,这样的绝sè榜单才称得真正迭荡起伏的绝sè榜单,泪水与哭声此起彼伏,玉女盟找来一群没参加南都绝sè榜的侠女魔女那也叫绝sè榜?

那边柳凝霜终于明白过来:“我总算是明白了,为什么天下绝sè榜有那么多的资源但声势始终是起不来,原来是差了一个韩笑宁了!”

不怎么说话的魏志萍当即说了一句:“明明是差了半个韩笑宁而已,我徒弟现在还没使出全身解数了!”

魏志萍的说法或许有些夸张,但是彦清风的实力就摆在这里,不管是纪若兰还是柳凝霜都觉得这是人生中最好的机会。

那边柳凝霜却是多问了一句:“韩公子,你说要截胡玉女盟甚至吃干抹净是怎么cāo作?”

彦清风又笑了起来:“直接把这次连名字都没有的绝sè榜单放出去,我们要营造一种哀兵必胜的气势,我相信玉女盟会有侠女跑过来。”

现在韩笑宁是用尽一切办法让自己低调,但是象他这样的存在是注定不可能低调,事实上韩笑宁准备再造一个绝sè榜单的消息直接上了江南公报的头版,而关注这条消息的人没有上百万也有几十万。

大家很清楚韩笑宁的魔力,所以彦清风注定无法低调,几乎是这个消息登上报纸的同时就有成千上万人因为这个连名字都没有的榜单而开始忙碌。

长孙惠现在非常懊悔,她朝着下面的婢女、护卫喝道:“准备去南京,不管情况怎么样,们先去南京再说!”

一个跟随长孙惠多年的贴身婢女当即问道:“小姐这件事是不是太孟浪了?现在江南公报只是登了个完全不确定的消息而已,而且韩笑宁办的所谓榜单连个名字都没有,咱们随便听到风声就离开玉女盟跑到南京去是不是太冒险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