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历史武林第一章节

第33章 定名

“时留守现在是在想尽一切办法,捞到一根救命稻草也是好的,再说今上可是真正风流人物,跟你一样喜欢胡闹,秦淮花会若是办好了,说不定圣上就会突然改变主意!”

说到这韩顺十分自信地说道:“你放心去干,官面上绝对没有任何问题,即使有我亲自出马,这样的机会也很难得啊!”

听到韩顺这么说,彦清风真是觉得万事俱备只欠东风了:“我马上就放手去干!”

只是彦清风虽然说“马上放手去干”,但是他很快就遇到一个大问题:还是不知道从何下手!

之前他与马总管、赵护法、白志超他们商量了大半天,本来以为一切都有了脉络,但是真正实施起来却是千头万绪千难万难。

现在唯一落到实处的就是时留守亲手批示的那份公文,很多人都觉得奇货可居,上门谈合作甚至准备大包大揽,其中开价最高的一位已经开出了五万两银票的天价。

“五万两?”白志超一听到这数字可以说是眼睛都红了,他直接就拖着这位孙老板的手往外走:“我们可以好好谈一谈,合作绝对没有问题,就是你们想接手过去都没问题,我们先到书房好好谈!”

彦清风还没说话,白志超已经把孙老板拖到西边的书房去谈具体的合作事宜,看到这一幕赵护法都替彦清风打抱不平:“少爷,白堂主这也不把您放在眼里了,怎么一谈到钱他就变得无法无天了!”

彦清风跟白志超毕竟是老交情:“我跟他是老朋友了,知道他一向是君子爱财取之有道!”

赵护法却不信这一套:“这可不行,亲兄弟还明算账,这么下去就是一笔谁也说不清的烂债,这事您非得好好管一管不可!”

彦清风刚想说话,那边白志超已经气鼓鼓地把孙老板往门外推:“姓孙的,你以为我白志超眼瞎了吗?玩空手套白狼玩到我头上来了,门都没有!你也不打听打听,在秀水县谁不知道我白志超刚擅长腾挪调度,是空手套白狼这行当的大宗师!”

说到这,白志超在孙老板屁股上蹿了一脚,直接把人踢走了,彦清风皱着眉头问道:“这孙老板是来新濠天地博彩官网小说网 viking-instrument.net空手套白狼?”

白志超还在气头上:“玩这一套居然敢玩玩到我白志超头上来,他一开口我就知道他拉的是什么屎了!一文钱也不肯付就想完全cāo控秦淮花会还准备把秦淮花会的好处全部拿走!“ ”

“不是说愿意拿五万两北海钱庄的庄票出来吗?”

白志超当即把事情说清楚:“没错,他开价五万两是没错,可问题是他不肯付预付啊,说等秦淮花会办好了才肯付钱,好说歹说也只肯先付五百两,这不是空手套白狼,什么才是空手套白狼啊!”

赵护法在这个问题上倒是跟白志超意见一致:“预付没有一半也至少要三成啊,三成都有点不象话,这种人根本就不用理他,纯粹是浪费时间!”

只是赵护法也有自己的想法:“中午来找咱们的南老板,虽然只肯出两万,但是人家至少愿意先拿四成的预付!”

白志超却觉得不一定合算:“虽然有四成的预付,但南老板出价太低了,总共才肯出两万两,四成预付也就是八千两,太少了,实在太少了!”

彦清风却是笑了起来:“老白,你现在真是财大气粗了,连两万两银子都不放在眼里,你还记得不记得几十两银子就把咱们难住了!嘿,现在这可是好几万两啊!”

彦清风说到这时却是突然锁紧了眉头:“等会,等会……我想想,这些人为什么愿意拿几万两银子跟我们合作或是把这买卖收过去?为什么啊……为什么啊!”

彦清风说了好几句为什么,好一会他突然笑了起来:“我明白了,我明白了!我知道首先从哪里下手。”

白志超最关心银子的问题,他当即问道:“明白了什么?老彦,你跟我好好说说这其中的道理!”

彦清风笑得有些张狂:“大家之所以拿几万两银子出来,不是因为我彦清风在江湖上有点名气,也不是咱们江湖有不少朋友,是因为老司礼支持咱们还有时留守的这份揭帖啊!既然明白这一点,老司礼也会继续支持咱们,我们首先就要继续在时留守这边着手,只要时留守肯全力支持咱们,这江宁府地面上就没有什么办不成的事情。”

赵护法已经拍着大腿赞道:“没错,时留守点头了,这江南三省还有什么办不到的事情!只是我们要用什么名义跟时大人接触那边!”

彦清风不由笑了起来:“我已经想到了办法!”

虽然江宁留守是一个相对清要的位置,适合养望而非建功立业,但坐在这个位置上的时锦炎依然是大齐朝最显赫的地方大员,若不是有韩顺老司礼的关系,彦清风恐怕等上三个月都没有时间见到时锦炎。

可即使有老司礼的亲笔书信,门房仍然反复提醒彦清风:“韩公子,你最多只有半刻钟时间!”

彦清风很明确答道:“根本不用半刻钟,几句话就能解决问题!”

时锦炎并不象是一位以军功起家的地方大员,更象是一位标准的官僚,在他的身上找不到一丝硝烟气息,谁也看不出他曾经是海北军数得着的战将,今上曾经夸赞他有“定鼎奇功”、“复州第一功”,但是不管他掩饰得再好,一开口还是那么干脆利落。

“你就是韩顺的那个孙子吧,既然是韩司礼的宝贝孙子,那格外多给你一刻钟!说吧,这次秦淮花会cāo办得怎么样了?”

“秦淮花会现在一切都办得井井有条,晚生这次过来第一是向留守大人报个备,第二个则是想请教留守大人,这次秦淮花会具体该怎么定名?”

时锦炎对这事没有多大兴趣:“不是已经定下来叫秦淮花会,怎么又要重新定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