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历史武林第一章节

第80章 往死里办

彦清风实在想不到时锦炎怎么会把张南宇给恨上了,还好时锦炎自己先说明了原因:“张南宇这小人若是肯把宇文寒星那七万两银子都还上了,再跟文大路一样把十五万两都扛在肩上,这件事还可以想想办法收拾局面……”

这几个月时间时锦炎不止一次听说金陵文家在钱财上遇到了大麻烦,甚至在江宁府与上元县报上来的公文都看到相应的大段文字,但是他总觉得可以糊弄过去不必快刀斩**麻。

毕竟金陵文家的家底相当丰厚,只要不出大问题总能维持得下去,就象云水堂经营不善已经十几年,但现在还是江宁府数得着的老字号继续运营下来。

若是痛下决心处置了文家恐怕就会惹出一大堆难以善后的**子,甚至可能引来京城某些大人物的关注与不满,所以时锦炎一心是想能拖多久就拖多久。

但是彦清风把自己了解的到内情说了一遍之后时锦炎就知道文家已维持不下去,必须早作决断,不然文家的问题拖得越久就越难办,会象滚雪球一样不断扩大最后会把自己这个江宁留守都给坑进去了。

虽然他也觉得韩笑宁说得有些太夸张了,但是现在文家的窟窿至少有五六十万两银子!

五六十万两银子是什么概念,虽然他这个江宁留守是个闲职,一年经手的银子最少的时候也有上百万两银子,但是这些银子几乎都是早就有具体去处,真正可以机动的经费也就是一二十万两银子而已,把一整年的机动经费砸进去都不够填上文家的大窟窿,

至于江宁府与上元县的财力就更弱了,文家的事若是在毫无准备的时候突然爆发,他恐怕两三年时间都只想着替文家擦屁股。

因此他不由把张南宇给恨上了,虽然他知道张南宇与文姨娘在这件事也是受害者,但如果张府若是能把这件事扛下来,那么文家的事情完全可以拖到自己离任之后再慢慢处理,可是张南宇这么一折腾,时锦炎就知道这件事拖不下去,一定要快刀斩**麻尽快处理。

更不要说时锦炎过去跟张南宇这些户部官员一直是势成水火,户部一直看江宁留守不顺眼认为效率太低应当直接跟州府打交道不必经过江宁转运,因此一再打压江宁留守,每次朝议裁撤江宁留守的时候户部的嗓门最响亮。

想到这时锦炎又是痛快极了,张南宇区区一个员外郎都不敢给他时锦炎面子,在公文中连番驳回江宁方面的提议,现在正好是有仇报仇的好时节!

虽然张南宇与户部现在都想把这件事压下去不能误了张南宇外放的天赐良机,但是时锦炎一心想帮忙添个火,看户部那边到时候怎么善后!

而彦清风还在继续推波助澜地说道:“时大人,不是我夸大其词,实在是我想不通文家都已经到这等地步,为什么不让明月心参加南都绝sè榜?她们到底有什么目的”

彦清风这是纯粹的yīn谋论,但是时锦炎还真觉得是这么一回事:“是啊,这事也太离谱了!”“虽然说明月心抛头露面难免有些风言风语,但是这南都绝sè榜可是我与江苏省、江宁府联合主办,东南五省共襄盛举,既有官方背景又被圣上赞许过多次,明月心参加的话谁敢非议,但是宇文寒星就是不让明月心参加,这其中必有见不得光的大yīn谋……”

“还有这至少五六十万两银子怎么就不翼而飞了,这几年文武镖局的镖行还有宇文寒星生意做得很大,年年都有几看小说到新濠天地博彩官网 viking-instrument.net万两的盈余,怎么说没就没!这件事确实另有内情!”

实在是事情太古怪,所以彦清风虽然已经不再坚持自己的yīn谋论,时锦炎却觉得这件事背后肯定有一个对付自己的大yīn谋。

他之所以从岭北总督转任江宁留守,并不准备象韩顺那样在南京养老,而是准备利用江宁留守这个跳板一路杀入政事堂,但是到了江宁以后事事不顺,让他一直觉得有人在暗算自己。

先是有人跳出来主张裁撤江宁留守,可是江宁留守一撤自己该怎么安置?居然有人提出让自己挂兵部尚书衔掌兵部侍郎事,当时听到这种说法的时候时锦炎可是气得一整天都吃不下饭,可如果不是南都绝sè榜横空出世这件事说不定就要办成了。

而现在金陵文家又出了这么离谱的事情,这场金融风暴真要爆发出来肯定是天翻地覆。

别的地方就不说,光是江宁府那边就有近百个有头有脸的官吏卷进去,甚至连自己的留守公署也有好几个小官以为文大路是金陵首屈一指的富豪,借钱给他绝对放心,结果把私钱房借给文大路以后一直收不回来,现在还在闹腾不停。

至于自己不知道却被波及的豪门大族那就更多了,事情一旦爆发到时候肯定是市面萧条、人心不安,拿不到银子的大户们即使不会围堵留守公署也会跑去围堵江宁府与上元县。

而南京与京师相去不远怎么也遮掩不下去,自己身为江宁留守总督两江军务督抚三省是第一责任人首当其冲肯定担起责任来,到时候就只能继续留任江宁留守甚至贬职落职。

江宁留守纯粹是个养望的位置,时锦炎一直觉得自己名义上总督两江军务督抚三省实际却只是个江宁巡抚而已,rì子已经够没劲,但是若是被贬职落职,那真要成大齐官场的头号笑话,而这场即将爆发的金融风cháo似乎是有人刻意制造出来的。

户部损失一个员外郎,江宁府免掉一个八品经历,或许再加上一些无足轻重的小人物,就能换掉一个位列政事堂的江宁留守,这些人真是好算计啊!

因此他一想到这点就冷笑一声:“韩世侄,多谢你提醒,这件事我一定从严从重处置,文家这案子不但要办,而且要严办重办,一定给我往死里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