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历史武林第一章节

第95章 宽宏大量

明月心听得既是肝肠yù断又是暗暗庆幸,整个人几乎是贴到了彦清风身上,这世界怎么会有这样恶毒的男人啊!这个男人到底把她明月心当成了什么!

而宇文寒星还想继续咆哮下去,倒是文大路轻轻地拍着他的肩膀喝道:“老六,不要说下去,再说下去,咱们文家就彻底完了!”

为什么自己再说下去,文家会彻底完了?

宇文寒星终于明白过来,这一次明月心与韩笑宁联手起来虽然重创了文家,但最终还是手下留情,虽然把文家最容易变现的资产与很多转移出去的资产都封存冻结起来,至少没有对文家最核心的资产下手。

文家最核心的资产是什么?那自然是文武镖局还有宇文寒星手上这几百名亡命之徒!

虽然从某种意义上来,文家现在已经跨掉,根本就是一具僵尸,但只要文武镖局的旗号还在,还有宇文寒星这几百名亡命之徒还能维持下去,那文武镖局就能同水云堂那样继续维持下去。

一想到云水堂,不管是文大路还是文三晋或是宇文寒星都抱着一种侥幸心理,云水堂经营不善已经十多年了,但是他们到现在还是南京有名的老字号,只要大事化小小事化了,那么文武镖局应当也能跟云水堂那样继续维持十几年甚至几十年!

至少能让他们继续花天酒地下去,因此文大路当即代表文家表态:“反正今天晚上是你们这对jiān夫yín妇yīn谋得逞,我文大路认输便是,说吧,你们想怎么做?文武镖局的业务绝对不能停下来!”

明月心没说话,彦清风倒是牵着她的手大大方方地说道:“总镖头说得很对,文武镖局的业务不能停下来,我只是帮诸位公爷整理一下债务,现在封存冻结了一些资产,还请诸位多多配合,若是折现之后有多余的款项,我会及时交还给各位!”

只是大家都知道彦清风说的这根本是场面话,这笔钱只要到了彦清风与公门的手里怎么可能交还给文家。

现在大路与文三晋在心底做了一个简单,到场共襄盛举的这批捕头捕快他们的债务最多也就是两万两上下,可能只有一万多两,可是被封存冻结的这批资产哪怕是再怎么因为急于脱手卖不出好价钱,也能有四五万两银子。

那边文思琴已经愤怒地说道:“韩笑宁,明月心,你们在南京冻结的这笔资产早已经还上这笔债务了,你们何必把我们在外地的资产也给一并封存冻结……”

只是那边高捕头已经站了出来说明情况:“文思琴,我们可不知道到底够不够填上这个窟窿,所以一定要有备无患,反正等到时间出手以后若是有多余的银子一定还给你们文家!”

说到这,一众捕头捕快都是一脸喜sè,他们觉得这件事得多谢明月心,这件事如果只有韩笑宁出手,那么顶多就是拿回来六七成本金,但是有了明月心帮忙,那么肯定能拿回来十成本金,甚至连许诺的高额利息都有点指望了。

而小狄捕头这些捕头首领却觉得封存冻结的这批资产还远远不够,毕竟文家的窟窿太大,虽然这批捕头捕快已经得到解决,但是后期还有很多大人物的债务需要解决,到时候就可以拿这笔银子出去做人情,这批捕头捕快能拿到本金就可以谢天谢地了。

现在宇文寒星倒是明白韩笑宁与明月心为什么要封存冻结这么多文家的资产,甚至远远超过这批捕头捕快债务的上限,这根本就是把这笔资产做为质押。

只要文家不肯配合,那么所有封存冻结的资产就会被明月心没收,而且彦清风还会对文武镖局与宇文寒星直接下手,那边彦清风直接说出了他的建议:“我跟文家无仇无怨,只是诚心诚意想邀请明女侠参加这次南都绝sè榜,只要诸位文家昆仲肯全力配合的话,那么折现之后多出来的银钱至少新濠天地博彩官网小说网 viking-instrument.net归还一半!”

彦清风恶狠狠地说道:“但是诸位不肯配合的话,就别怪我韩笑宁不客气了,文武镖局就别想办下去,诸位与宇文寒星也可以到大狱走一趟……”

文思琴心有不甘:“怎么才还给我们一半?这都是我们辛辛苦苦积攒下来的血汗钱啊!”

彦清风却是又冷哼一声:“我还没说完话好不好,文大路,文武镖局可以继续办下去,但南都绝sè榜举办在即关系重大,一切都要太平和气,所以文武镖局能不在南京接镖就尽量不要在南京接镖了!”

他已经说出了自己的底线,那就是文武镖局可以维持下去,但是尽量不要在南京承接业务,而这正是文大路最关心的问题:“南京可是我们文武镖局的总号,我们不能在南京承接业务那怎么办?”

“那你们自己想办法,跟我有什么关系!”彦清风毫不客气地说道:“总号搬去杭州,去福州,去汉阳都没问题啊,反正南都绝sè榜关系重大,时留守已经反复交代过,南都绝sè榜举办期间绝对不许出事!”

有心人已经听出了韩笑宁笑里的真意,虽然韩笑宁没有赶尽杀绝,但是却是不许文武镖局的总号留在江宁留守所管辖的江苏、安徽与江西三省之内,韩笑宁根本不给他们谈判的机会,毕竟这也是时锦炎的意思。

只要文武镖局的总号搬出南京,搬出江宁留守督抚三省,那么时锦炎就可以暂时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但是文武镖局的总号若是继续留在南京留在江宁留守督抚三省就别怪时锦炎与韩笑宁不客气了。

文三晋已经大声抗议道:“这绝对不行,江宁府是我们文家的根本之地,我们怎么能撤出南京?”

彦清风却是毫不客气地训道:“文三晋,你也好自为之吧,你们文家首先要弄清一点,时留守之所以宽宏大量是因为南都绝sè榜不容有失!若是南都绝sè榜告一段落,你们还是不知死活,就别怪留守大人不客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