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历史武林第一章节

第99章 得罪不起

吉星晖可是从二品的地方大员,他与韩笑宁会面不叫谈判,而是叫碾压!

金陵文家虽然说是金陵本地顶尖的豪门大族,但是整个文家官职最高的文三晋也不过是江宁府的八品经历而已,文家最大的靠山张南宇也不过是一个挂户部郎中衔的员外郎而且还跟文家闹翻了脸,而江苏布政使却是实实在在的从二品地方大员。

严格来说,吉星晖如果找上门来应当找韩顺谈判才对,就连韩铁石都比吉星晖低了好几级,可是人家放话出来要打上门来为难彦清风这么一个小辈,因此彦清风一下子就觉得头皮发麻:“何至于此,何至于此!吉布政使有什么事情我们一定尽心去办!”

马总管当即问道:“那韩少这?是答应了?”

彦清风却是摇了摇头说道:“这件事还真不好答应,答应了吉布政使自然是得罪浙江那边,可是答应了张通判,吉布政使就要打上门来!让我们好好合计合计到底该怎么办。”

彦清风根本不敢说明月心与魏志萍也想争江南绝sè榜的头名,只是他正在同白志超、马总管正商量着怎么办的时候,那外面已经有人传话道:“韩少,狄总捕头求见!”

狄尉源怎么过来了,会不会是也是为这南都绝sè榜的名次问题来找自己?

彦清风为特意留了一个心眼,只是他发现狄尉源的身后还跟着小狄捕头他不由松了一口气。

狄总捕头再怎么没节cāo,捧自己相好的时候总不能带着亲生儿子一起过来,看小说到新濠天地博彩官网 viking-instrument.net而且他的地位跟张通判、吉布政使也不在一个层次上。

虽然他与那些捕头首领不同,有着正式的官身,是府里正正经经的“捕盗司大使”,但终究只是九品官而已,别说是吉星晖与张通判背后的那位大人物,就是张通判出手狄总捕头都不敢多嘴。

当然也有一种可能那就是狄总捕头是替别人来当说客,但是浙江方面是派了整个杭州府排在第五位的张通判过来当说客,狄总捕头这么一个九品官完全不够看。

因此彦清风想通了这一点显得特别热情:“狄总捕头,小狄捕头,什么风把你们爷俩吹来了,来来来,先喝杯茶,总捕头,快请进快请进!”

只是狄总捕头倒是爽直人,他开门见山说道:“韩少,我上门来是求你帮忙来,我想问问你们南都绝sè榜现在办得怎么样?”

彦清风觉得十分意外:“这话该怎么说?”

狄尉源当即问道:“我的意思是说南都绝sè榜的具体排位都定下来没有?”

彦清风当即答道:“南都绝sè榜事关重大,我哪敢说位置有没有定下来,这件事我说了不算啊!”

狄尉源当即大笑起来:“那就好,那就好,狄某之所以上门是帮人求情来了!”

彦清风没想到大家的思路都想到一块去了,这让他觉得格外为难,但是他与狄总捕头还有小狄捕头交情不算坏,总得给狄尉源一个面子:“这话好说,我会尽力让赵护法想办法预留几个保留名额!”

狄尉源直接地说明了自己的来意:“兄弟帮人问的是南都第一绝sè的位置,即使保证不了第一名也要争取前三名。”

现在彦清风就是一脸为难:“狄总捕头,小狄捕头,这事情实在没法办啊!我也跟您说实话,刚才已经有三拨人过来了,一位同知,三位通判,外加两位推官,而且他们还只是帮人跑腿而已!”

虽然彦清风没说吉布政使的大名,但狄尉源也知道不管是同知、通判还是推官,地位跟自己都有泰山鸿毛之别,但他也是受人之托:“我知道韩少这边很难处理,但是我也没办法,这是女神捕交代下来的事情。”

“女神捕”三个字一出口,彦清风就吃了一惊:“是女神捕潘海青吗?她不是身在京城吗?怎么会过问起这事!”

江湖上有很多神捕,但是说起“女神捕”那就非潘海青莫属,这位女神捕不但是江湖上的传奇,曾经一人一剑压得各大门派掌门不敢抬头,而且还是官场中的传奇,狄尉源就苦笑道:“现在潘海青在京城正好管着咱们江宁府与江苏省,她说话咱们不能不听啊!”

彦清风就问道:“潘神捕现在还是刑部主事?”

彦清风问的是潘海青的官衔,而狄尉源当即回答道:“现在已经是刑部挂衔郎中,实职是员外郎,而且她在侦缉司也挂了一个员外郎衔!”

挂衔郎中实职员外郎,地位至少是跟张南宇相当,这让彦清风一下子锁紧了眉头。

毕竟一个女人能做到这个位置即使是有圣上恩德的因素在内,但也是千难万难,就象当初潘海青一人一剑在华山压得各大门派掌门根本不敢抬头,虽然有很多意外因素与盘外招,但是潘海青能办到这一点只能说明她非常非常了不起。

更别提她在侦缉司还挂了一个员外郎,那更是不能招惹。

因此彦清风不由惊叹了一声:“女儿之身却到这个地步确实不容易啊,潘神捕实在是不容易!”

小狄捕头当即插嘴道:“何止是不容易,简直是太不容易!反正我如果与女神捕易地相处,是到不了今天这个位置!”

狄尉源当即笑道:“潘神捕能有今rì的成就,跟我这个巡捕司大使一样,这都是圣上的恩德。”

狄尉源虽然在江宁府统驭上千捕头捕快,但在前朝始终只能是个吏员,连个不入流的杂官都混不上,圣上起身于白役发迹于吏员,最清楚天下公人的难处,所以才格外开恩给了公门吏员鲤门跃龙门的机会,所以狄尉源才有机会在本朝做到正九品的巡捕司正使。

而潘海青一介女流,在前朝别说是做到刑部京官,就是个吏员甚至白役都没有任何机会,只有今上仁德允许女子为国效力,潘海青才有机会一步一个台阶做到了刑部郎中衔员外郎,可以说是进入刑部核心的权力小圈子,甚至在侦缉司还兼了一个副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