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都市快穿:我的宿主是个渣章节

第三百九十七章 真小气鬼

推荐阅读:极灵混沌决武动乾坤超级女婿武破九荒全职法师我真不想花钱啊大主宰凌天战尊神藏遮天

师攸宁的小师弟沈炎乃是双灵根的天才,十五岁便筑基的剑修。

他这等天资,在初初御剑的时候还都总少不得几回从飞剑上被撂下来的经历,师攸宁自然也避免不了走这一遭。

在旁的事情上,墨修聿自然是对师攸宁小心呵护仔细照看的,然而于修行一途,或者说艰难险阻更大的剑修这条路,师攸宁吃得苦下得功夫,魔尊大人亦只从旁看护从不娇溺。

于墨修聿而言,他知道他的小姑娘天赋异禀合该站在修真界巅峰,他既然爱她,更应当送她往高处去。

墨修聿更知道,他放在心上的人虽然形体多娇,但心性最是坚韧,大修纵横捭阖遨游九州的自在,他领略过的惊艳万物,他希望的她也能看得见。

至于师攸宁,御剑飞行千里路的诱惑自然是不小的,她更想有朝一日和墨修聿站在一样的高度,与他并肩而行。

师攸宁从灵剑上摔下来时,墨修聿不会接住她,但会一次又一次的将她扶起。

若总接住她,再御剑便总觉有了后盾,于道心不利,而扶起,是爱恋是等待是最好的鼓励。

于是,在魔界荒原上,总能看到这样的奇景。

一道于筑基期修士来说锋锐凛然的灵剑,时不时便从长空中滑过,然后再倏然消失了踪迹。

道修对魔气的存在十分敏感,而魔族对灵气的出现亦能敏锐捕捉。

于是,这一道一次又一次出现的,不断在荒原上往前推送的灵气,吸引了大批魔族修士的注意。

更多魔修则想的是,在这魔气纵横的魔修老巢,竟然有道修如此现在的昭示自己的存在,最适合教训教训,或者说让其埋骨此地。

然而,一旦有魔修蠢蠢欲动,便会从那道修附近升腾起一道令人心惊的魔气。

这魔气的厉害程度,便是连元婴修士都不敢试其锋芒。

这般好几回,不过三五日,整个魔界荒原便传遍了,有一个不知什么地方来的大魔豢养了一个道家剑修,没事便让那剑修表演御剑飞行什么的。

白日练习御剑之术,夜晚铺开神识锻炼神魂的师攸宁,好巧不巧从两个闲磕牙的小魔头那里听到了这八卦。

无事的时候,师攸宁会遮掩一些道修灵气,而于墨修聿而言,压制境界隐藏气息对他而言乃是极小的事情。

于是,两个丝毫不知情的小魔头说的越发来劲。

表演御剑飞行?

师攸宁嘴角一抽,凑近专心翻烤魔鸟肉的墨修聿。

她蹲在他面前,两手搭在墨修聿肌肉绷紧的大长腿上:“喜欢么,御剑表演?”

火苗跳跃,不时舔舐一口悬在上方的已经初现焦糖色的魔鸟肉脆皮,更照的男人一张俊脸五官深刻处挑动人心。

魔尊大人修长手指搭在枝条上,依旧不疾不徐的翻着串在其新濠天地博彩官网小说网 viking-instrument.net上的魔鸟,却是偏头看向蹲在他身边的,因仰面看他而露出一段修长脖颈的少女。

他当然不会告诉她,那两个小魔的话,他更喜欢“豢养”两字。

魔族学不来俗世那你若无心我便休的习惯,从来知道自己要什么后便会毫不犹豫的出手,然后紧紧攥住不放。

墨修聿很庆幸在他觉悟自己心有所属的时候,眼前的少女依旧喜欢他,愿意同他一道,否则他不知自己会做出什么事来。

师攸宁便见眼前的男人垂眸看他,声线低沉而戏谑:“尚可,本座以为,挂在枝头比栽进泥潭更好看些。”

师攸宁:“……”

御剑的时候,灵力的掌握、方向的把控以及与灵剑的沟通要处于极其微妙的平衡,细细算来委实是个十分复杂的事情,要达到绝对的默契和顺畅,便要通过一次次练习。

师攸宁的一次次练习么,倒栽葱她有过,不留神灵剑掉落自己卡在树上亦有过,还有一回砸晕了一只魔兽,竟也算得给晚饭加了餐。

至于摔在地上,脸朝下跌进泥潭,卡在巨石缝隙中,那更是时不时便发生一回的事。

此刻,师攸宁做恼羞成怒状瞪向某不知怜香惜玉的魔尊。

对方淡笑不语,依旧慢条斯理的翻着半熟的灵兽肉。

师攸宁忿忿,低头在那攥着枝条的,浑似白玉雕成的手上啃了一口,而后颇得意的露了露自己细白的牙齿。

“喜欢这样,嗯?”某魔尊将串着灵兽肉的枝条倒了手,捏着某个作怪的小剑修圆润不少的下巴,指腹在其上微做摩挲。

“我……我饿了……”师攸宁顿觉不妙,起身便要挪地儿。

红色雾气弥漫开,不单让师攸宁动不了,甚至还推着她往墨修聿身边靠,很显然是某魔尊修为压制的结果。

大乘期了不起么,师攸宁羡慕嫉妒恨,还有点儿不好的预感。

事实证明,大乘期的确了不起,至少能让她这个新晋筑基期的小修士被迫的,挪啊挪的很不知羞的往他眼前凑。

半刻钟后,师攸宁重获自由,并且手中被塞了一根细而柔韧的枝条,枝条上串了一只烤的喷香的魔鸟。

她唇瓣嫣红,脖颈还有些刺痛,敢怒不敢言的垂着脑袋享用自己的晚饭。

嗯——雷乌的肉,还是一如既往的香鲜。

月明星稀,师攸宁趁墨修聿打坐修行的时候,从储物袋这掏出一把小巧的铜镜来。

铜镜原是她与人斗法时所得的战利品,下品灵器,与人对敌时可放出攻击对方神识的毫光。

此刻,铜镜光滑的镜面上映出少女白皙肌肤,以及锁骨那里一处暧/昧红痕.

师攸宁捂脸,指缝里一双大眼瞄啊瞄的瞪向罪魁祸首,这个小气鬼,自己咬了他一口,他竟生生咬回来了……

虽然不怎么疼,可脖颈挂这一块痕迹,也忒羞/耻了些。

师攸宁不知道,魔尊大人小气的时候还在后头呢,她脖颈上这一块红色印记,不论是用灵气滋养还是丹药敷裹,竟是一点用都没有,硬生生挂了半月有余才褪下去。

魔界地方广袤且多恶山险岭,师攸宁与墨修聿四处游荡三年有余,这才堪堪溜达完了一小半。(未完待续)

相邻小说:我在女子监狱的日子毒尊天下龙血至尊超能战堡韩娱大亨炼仙戮仙血色永恒化身仙界无限之我是坏人焚罪